晴空微澜

【瓶邪】震惊!雨村老夫妻闹离婚竟是因为……

无明有焕:

817贺文!一发完,泥石流注意,巨甜无比!!
文体来源于胖橙太太,为他打尻!!
题目是你们的盐城太太取的x

震惊!雨村老夫妻闹离婚竟是因为……

#闷骚男人想得多系列#

#817贺文# #张起灵视角#

#不转不是雨村人#


年初的时候,吴邪送了我一本笔记本,说让我记一记平时发生的事,以免哪一天又忘了。我觉得他的担心完全是没必要的,因为只要是关于他的一切,我都是不会忘的。(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这句话。)

但既然吴邪说了,我还是选择听他的,毕竟媳妇儿得宠。

然而我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件事的初衷,和上述内容有一点矛盾。这整件事只有一个初衷,那就是告诫那些有相同经历的人,宠老婆,要适度。(???姓张的你还有理了你?另一种笔迹:嗯,有理。)

事情的起源应该追溯到解雨臣来雨村打扰我和吴邪的时候,听吴邪说,他是来追债的。我委婉地暗示吴邪,我可以用一些更直接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但吴邪还是留解雨臣住了好几天。(摸出黑金古刀反反复复擦了三遍叫委婉的暗示?)

后来,我和吴邪胖子跟着解雨臣去了趟北京的新月饭店还了鬼玺的债。我们去的时候坐的是飞机,回来的时候坐的是长途巴士,最后还乘了辆运化肥的拖拉机。吴邪说,如今的事我是罪魁祸首,但我还是觉得不后悔,如果没有十年前新月饭店的那场打斗,也许我在吴邪心中的形象就没有那么帅了。(……所以你为了装逼就让老子为你赔了两亿九千万?)

回到雨村之后,吴邪交代胖子说,我们不再是雨村里的乡村贵族了,吃的用的都得省着点。我欣赏吴邪勤俭持家的态度,族里的老人说过,这样的媳妇旺夫。(……你等着,老子今天晚上就谋杀亲夫。)但我依然不觉得这就是吴邪给我买那种地摊上的红绿碎花短裤的理由。(老子难得亲自给你挑衣服你还不乐意了,十块一条呢!另一种笔迹:难看。)

胖子曾经在看电视的时候跟我说过,结婚后的妇女总是会格外在乎丈夫的私房钱,后来我发现,吴邪也可以以此类推。(我去你妈的张起灵,你他娘的才妇女!)

我平时不太用得到钱,吴邪曾表示过要每个月给我零花钱,我拒绝了,这让我感觉他是在养儿子。(吾儿听话,叫声爹。另一种笔迹:你昨晚刚叫过我。)但张海客每次来都会背着吴邪偷偷塞钱给我,他说怕吴邪克扣伙食饿着我。我不想和张海客多说话,就收下了,放在衣柜底层,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男人藏私房钱的标准位置。我不知道该怎么花这些钱,但胖子告诉我可以用来买——(此处被黑笔涂成了乌煤团,力透纸背的笔迹看得出执笔者极度愤怒)

后来,吴邪和胖子大扫除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叠钱。吴邪来问我的时候,我承认了。然后我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吴邪炸毛的样子,特别可爱。(???你这是什么嗜好?)

他说:私房钱都敢藏了,张起灵你他娘的还想干什么?我很想告诉他,我还想干你,但细想之下这样说(用吴邪的话来说)就不高贵冷艳了,于是我就保持了沉默。(你高冷,你有本事半夜不爬老子床啊?)

没想到,这样一来,吴邪就觉得气不过,和胖子计划着捉弄我。吴邪鬼精鬼精的样子,真可爱。(鬼精鬼精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早上,我晨练回来就听到吴邪和胖子在院子里窃窃私语。

“哎……胖子你说这个怎么样?在海南有别墅,长得也挺不错的……”

“这个还不如刚才那个,刚才那个在四九城二环里有套跃层!好家伙,那厉害的!”

“可那个是离异带孩子的,我跟了他不就委屈了么?”

准确地形容,当时我的心情有点像在南海王墓里的体验,铺天盖地都是绿色。黑瞎子曾经指着手机上一个姓王的男演员对我说,你看看,娶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儿,不是被绿就是被踹。

可我照镜子的时候,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在长相方面,没有人能超越我。(这句话我已经拍下来发朋友圈了,小花说要跟你打架。)

他们意识到我的存在都闭了嘴,过了一会儿,吴邪才扭扭捏捏地向我走了过来,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姓张的你这他妈都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词!)

“小哥,我想过了。你不能给我我想要的生活,我还这么年轻,长得也这么好看,不能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这时候,我看到了一旁胖子忍笑憋成猪肝色的脸,顿时明白了一切。我开始意识到我可能把媳妇儿宠坏了,要完犊子了。(你别想把这行划掉!你当初写的就是大碴子味儿的完犊子!)

“小哥,签个字儿,这贫穷的生活我受够了,放我走吧。”

我接过吴邪递过来的手写离婚协议书看了两眼,沉默了许久,还是觉得说话并不是我的长处,还是应该用行动解决问题。

于是我用嘴咬着离婚协议,打横抱起吴邪就往里屋走。这过程吴邪叫得有多惨烈,胖子说差点引来居委会的人。

把吴邪扔在床上,我————————————————————————————————————————————

(此处两大段被黑笔划到完全看不出字迹。另附一句话:谁他娘的给你的勇气写这些?)

吴邪真可爱。

我很想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在表演方面,是没有人能超过我的。

最后我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纸吴邪亲手写的婚书,字很抖但也很漂亮,纸上有很多水渍,吴邪不让我写它们的来历。

这是我和吴邪的第十二年,我不信命,但我感谢上天,让我在漫长而苍白的生命中遇到了吴邪。有关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好,以至于我不舍得忘却。

我会用剩余的所有时间陪伴吴邪,直到我们的最后一刻。

(小哥,余生请多指教。)

-END-

评论

热度(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