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短篇-歪头杀】

寒足踏征途:

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有一段时间,我陷入了一个怪圈。
我会不由自主的点烟,不由自主的做一些十分黑道大佬的小动作。不是因为耍酷,而是因为——有些面具带的久了,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在闷油瓶和三叔都不在的那段时间,胖子也在巴乃,小花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我知道,实际上他比我还要辛苦。
我那时脑细胞几乎都要耗光了,想着怎么样可以变得强大一些,这样就可以用当年的态度对待所有人,同时也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了。
在整个计划布置完成后,我有一段时间都很瘦,这让我看起来很颓废很阴郁,但这个样子并不足以让手底下的人信服。
我需要刻意改造一些东西,比如那些小动作。但除了抽烟,其他我所有的动作都没有什么威慑力,而且抽烟还是无意识的行为,只是因为尼古丁的味道压进肺里能让我好受一些。
现在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我无法想象如果我的手下或者胖子知道了我在地下室的电脑里搜索着“男人最有魅力的动作”,“男人最有威慑力的动作”并反复练习的时候,他们会怎么看我。
事实上我觉得没有所谓的什么帅,我只是 需要一个足够让别人信服我的气场,况且这是可以刻意练习出来的。
而且最帅的动作,难道不是闷油瓶拧海猴子脖子的时候么,他抽砖的时候也很帅,耍刀的时候也帅,一个肘击敲碎机关的时候也帅。
但是这种帅是狠帅,再给我十年我也学不来,我能做的就是一些小动作,比如弹烟灰,泡咖啡,拔匕首,以及对着镜子练习皱眉头,这些是我在计划中或许会需要的。
而这些动作我本来做的很好,但我想给他们看的,是沧桑,我心里那种,常人无法企及的沧桑感,虽然我看起来并不老。
而习惯一旦形成,就很难改掉,这也让胖子很困扰。
因为我经常会在他面前表现出一些不自觉的小动作。比如他让我拿个碗的时候,我会淡淡哦一声,而通常这个哦是会伴随眼帘下垂,下颚微收的,这样我额前的碎发会遮住眼睛投射出一片阴影,指节分明扣住碗底,显得十分有震慑感。
emmmmm……有点像闷油瓶。
还有一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胖子喊我削个苹果,我应了声之后,竟然随手抄起了水果刀在手中打了个转。
胖子眼睛都直了,破口大骂“天真你他娘的装逼装过头了吧,搁胖爷面前还来这一套。”
完了又嚷嚷了一大堆,说我这是什么破毛病,胖子说着突然压低了声音凑过来,一副神秘的样子。
我白了他一眼看了看靠在一边看电视的闷油瓶,他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就听到胖子压低了声音道,
“天真,老实说,胖爷听人说夫妻待一块久了就会变得很像,啧啧,你跟小哥现在可越来越像了。”
我还没接话,他又啧啧补了一句,
“不过胖爷劝你这小身板还是歇歇去,小哥发狠那动作你又不是没见过,你他娘的就这点小动作,杀气不及人一半……想那啥的话,确实难。”
说完他啧啧了两声,站起身悠哉悠哉的往门口走,还边叹气边说,难,难啊。
我正想说那啥是那啥呢,忽然就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就看见胖子一溜烟儿往村口跑了,
我破口大骂,“怎么就难了,老子本来就攻气十足,不需要练。”
胖子已经没影了,我一屁股坐下,就看见闷油瓶正安静的靠在那里看着我,我心里咯噔一声,咋把这茬忘了,人还在这儿呢。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
闷油瓶眯了眯眼,淡淡的看着我。
我歪头看他,“小哥,你……”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站起身来,向我走进了两步。
“小哥我……”我紧张道。
“可爱。”他的手撑在我身边的沙发被上淡淡道,眼睛里都是笑意。
“什么?”我一愣。
他的手抬起来捂住我的耳朵向一侧轻轻施力压了一下,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可爱。”
说完就站起来走了,也不管我。
是说我歪头可爱吗?我心中好像是有那么点生气,但嘭的一下,整个脸都热了,大把扇着风,顺便给自己心理补妆。
老子是黑社会,老子走路带风……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