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十二生肖】【瓶邪】《论拜神的正确姿势》(一发完,HE,817贺文)

碎碎九十三:

啊啊啊啊,最后一分钟,大家817快乐!!!!我爱你们!!!我还可以再战一百年!!


—————







从云南回来以后,我像脱了两层皮似得,生生在家歇了好几天。


干我们古董这一行的不跑没赚头,跑了也不一定有赚头。就像这一趟我累的像狗却只弄了一件小东西,转手再卖不过十几万。听起来好像挺多的,但是以想到自己累成个狗屎样,难免又觉得有点少。


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无意间在背包夹层里发现了一个蛇雕,这是我买东西的时候老板的儿子“卖”给我的,说他在山上捡的,问我要二百块钱就卖给我。


当ß时我问小孩要二百块钱干嘛,他说他妈天天穿一双破鞋上山采蘑菇,他想给妈买双好点的鞋。我一听还怪感动的,带他去商场让他挑了一双女式鞋。小孩抱着鞋乐的走路都直跳。蛇雕我本来没想要,他非送我就拿着了。


一个小东西我早就忘了,现在仔细瞅瞅,才发现这个蛇雕做的还真挺精致的。而且这个料子我居然不认得,不像普通石料也不像玉料,手感很奇特。


蛇雕大概有我手掌那么大,雕的是一条黑蛇盘起来的样子,蛇头微微翘起,鳞片闪闪发亮,简直栩栩如生,蛇的眼睛像是黑宝石一样透亮,光泽很美。


难道意外捡到宝了?我连忙拿了块软布把蛇雕整体擦了一遍,擦完看起来更漂亮了,我琢磨着编个故事,等下次有喜好这方面的顾客上门就高价卖给他们。


家里有不少小的木雕底座,我挑了一个红木的把蛇雕摆了上去。店里的地方小,东西多,这种尺寸的雕刻品都很难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我把它摆在了财神爷旁边的一小块空位上,顺手给财神爷上了一注香。







蛇的销路不如其他动物,雕的越逼真看起来越邪性,不好这一口的雕工再好也不会买的,好这一口的更不好找。


好在我从云南回来赚的钱还能撑一阵,所以没有特别去花功夫找销路,那只小蛇就这么一直被摆在了财神爷的旁边,我偶尔想起来会给它掸掸土,想不起来它只能在那里落灰。


“三叔,你也想着点你侄子,有什么好货也给我一点啊。”我把手机夹在脖子间,拿着鸡毛掸子左擦擦右扫扫,难免跟同做古董生意的三叔抱怨了几句。


我这位叔叔虽然和我一样做古董生意,但是规模可比我大多了,我算得上他的手下,好在是亲戚,有时候我交不上钱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三叔好像在搓麻将,稀里哗啦的,他碰的一声打出了一张牌,叹气道:“大侄子,不是你叔我不帮你,这几年没少帮你,你也不能老这么不争气,要我说你可能没这方面的天分,不如趁早转行,你老爹天天抱怨,老子耳朵都出茧了。”


“呸,我这只是老虎打盹,你等着看,今年我肯定能赚钱!”


“行行行,你老虎打盹,哎哎!我要碰!行了不说了,我忙着呢啊。”


我愤愤的把电话撂在了架子上,说起生意我就生气,这铺子似乎风水不好,在我接手以前已经过了好几家的手,可不论开什么店总撑不过半年。我虽然撑了好几年,生意却一贯惨淡,连差强人意都够不上。


这铺子在西湖边上,每天人流量巨大,我做生意又很积极,龙脊背之流不是没有过,除了风水不好以外我找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理由。


我看着那尊金光闪闪的财神爷,琢磨着要不要再摆几个招财猫,土洋结合嘛,四方神都拜到我就不信生意好不起来。不过这财神爷和招财猫要是打起来,我会不会更惨?


思来想去,我放弃了再添一些招财进宝的神仙的想法,专心致志的点了一炷清香拜了拜财神爷。







可能是我出门时间太长,铺子里一直没人看着,结果被小偷看中了,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家里的东西丢了几件。因为都是小东西,来源也很难明确了,我心说自认倒霉算了,所以没有报警。


没想到我不计较对方还上了瘾,可能以为我是个马大哈,看不出家里丢了东西,等了一段时间发现我没有反应,就又上门来偷。


我出门买个泡面的功夫,收银机里少了好几张大票,给我心疼的不行,今天好不容易来了几个观光客,我费了多少口水才让他们买下那些东西啊。


丢了几百块钱,报警警察也不会管,我为了省钱也没装监控,又吃了个哑巴亏。


看着财神爷,我忍不住随口抱怨了一下:“天天给您烧香,您也好歹保佑保佑我,不说发财,也不能老这么破财啊?”


抱怨归抱怨,肯定不指望这泥巴塑的东西能有什么神威,自认倒霉的给锁匠打电话,让他来帮我换掉被小偷撬坏了的锁。


转身的时候,那条黑色的蛇雕像突然微妙的睁大了眼睛,黑宝石一般的眼珠子里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光芒。可惜我只顾着检查损失,没能看到这一幕。







为了避免小偷再次入宅,我把锁换成了最贵的那种,就算出门倒垃圾也要把大门锁上,如此总算安生了半个月。


要么说我这个人容易大意,安生之后我就忘了小偷的事了,礼拜二景点一贯没什么人,为了补眠我居然忘了锁门,敞着门在二楼睡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警察喊醒的,一睁开眼发现床边都是警察真的太刺激了,给我差点吓的晨尿都崩出来了,还以为自己梦游去杀人,东窗事发了。


喊我的警察是个胖子,看着还挺憨态可掬的,他笑呵呵的道:“别怕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抓坏人来的,你家有人报警,让我们来抓小偷。”


“啊?小偷?”我抓了抓头发,点了点头,“对,我家这几天是遭过小偷……不对啊,我家就我一个人,谁报的警?”


胖子摸了摸下巴,道:“可不就说呢吗,是那个小偷自己报的警,还说你家有条大蛇,让我们来抓,可我们找了半天也没见有蛇,小伙子你养的蛇在哪儿呢?”


我越听越糊涂,我什么时候养过蛇啊,我自己都养不活。为了搞清楚这事,我连忙爬下了床,和警察他们一起下楼,问问那小偷到底怎么回事。


小偷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缩在门口瑟瑟发抖,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他颤巍巍的把事情跟警察复述了一遍,眼珠子直转,生怕从哪里窜出一条长虫把他吃了。


据他交代,我家这段时间丢的东西确实都是他偷的,偷出甜头来了就又来了,谁知道今天刚进来没多久,他听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转头一看差点吓死,一条足有五六米的黑色大蛇正跟在他身后,一双漆黑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


那蛇看起来比他还要粗,小偷当时吓得都不能走路了,扶着桌子半天没敢动弹,他不动那蛇也不动,互相僵持了整整半宿。


眼见天快亮了,小偷盘算着自己偷东西被警察抓了顶多拘留,总好过被蛇一口吞了不是,他主动投案自首,让警察叔叔赶快来解救自己。







我听完只觉得他扯淡,还五六米的,足有他粗的蛇,那还是蛇吗,热带雨林里的巨蟒也不过如此。


“真的!我看的真真的,就是蛇!好粗好大的蛇!”小偷见我不信,都要崩溃了,“哥你别吓我啊,你养了就养了,你非说没有,我更害怕了!”


因为他报警说有好大的蛇,这次来的警察数量特别多,还来了几个林业局的,拿着专业的抓蛇设备,一大群人挤在我店里店外,还好天早,只有附近的几个老板围观。


那胖子道:“要我说也有点不对,你说这么小的店,搁哪儿能养一条五六米的蛇啊。”


我道:“可不就是,我真没养过蛇,你们可以问问隔壁的,我这要是真有蛇,总要喂它吃东西啊。”


“有没有可能是野生的蛇爬进来了?”一个女警察说道,“要真是可得小心,万一窜出去了会造成恐慌的。”


“不可能,那么大的蛇真是野生的,早就被发现了,这可是西湖。”一个林业局的员工否定道。


小偷坚持自己看到了,可除了他之外,警察走访了附近的商家,谁也没看到那条大的离谱的蛇,我的铺子被翻了个底朝天,别说大蛇,蚯蚓都没有见到一条。


就这样,蛇的事情就当是小偷夜深看错了了结了,警察请我一起去警察局里做个笔录。


临出门前,我突然发现摆在财神爷旁边的那个小蛇雕像没了,问了小偷是不是他拿的,他哭丧着脸道自己刚进来就看到那蛇了,哪有心情偷东西啊,他今天保证一个子都没动过。





到了警察局,小偷的情绪稳定了许多,把很多细节都补上了。听着他描述的那条蛇的样子,我越发觉得熟悉。


他说那条蛇是纯黑的,连眼珠子都是黑漆漆的,浑身的鳞片闪闪发光好像是玉石雕刻而成的,要不是它嘴里有信子吐出来,他还以为那是个雕塑。


这样的蛇我确实有一条,可那条只有我巴掌大小,任谁看了也只是个小雕塑,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恐慌。


两厢联系,我被自己的想象吓到,心说不会吧,子不语怪力乱神啊,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难道还有那些传说中的山怪妖精?


我可不敢跟警察说,他们会把我当精神病抓起来的,胡乱签了几个字之后我惴惴不安的回到了铺子,不敢直接进屋,小心翼翼的从门口探头进去,惊觉那只小蛇雕塑居然摆回了原处,只是尾巴的角度略偏,本来是指着财神爷的,现在却指向了后面。


——天天给您烧香,您也好歹保佑保佑我,不说发财,也不能老这么破财啊?


难道是因为我的抱怨,这位蛇大爷真的显灵了?我腿都要软了,心道我就随口那么一说,您怎么还就当真了,您不用真的显灵,反正清香也不值钱。









我怕的好几天没回铺子,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思来想去,我总觉得这事蹊跷,不能因为这种事真把好好的铺子给废了吧。


而且它就算是个精怪,怎么说也帮了我,可能是吃了我几天供奉想报恩,我这么一走了之很不礼貌。


古代一直有白娘子报恩的故事,外国也有田螺姑娘,我遇到的这个可能是黑蛇报恩吧?这么一想我的害怕情绪减退了很多,为了避免意外,我买了一捆香,挑了个大白天的回到了铺子里。


那条小蛇还安安静静的团在原处,只是它的尾巴又变了方向,我咽了一大口口水,抽了几只香用打火机点了,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那个……蛇大仙啊,我不知道你原来是活的,还以为你是雕像呢,这段时间对你有点不礼貌,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前几天你帮我抓了小偷,怪感激你的,也不知道你有什么爱好,就买了点香,您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就跟我说,我给你买啊。”


我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那条小蛇还是一动不动的,要是这时候有人看到我,非以为我魔怔了不可。见它没有现真身的打算,我也不强求,把香插在了香炉里,朝它的方向挪了挪。


不是没想过把它丢出去算了,但是人家说请佛容易送佛难,它明明都走了又回来了,我强行把它丢出去难保它不会生气,只好让它继续待在我的小铺子里。


我坐在藤椅上,透过小镜子看向那只小蛇,心说行吧,相安无事最好,顶多我一天给它上三次香,帮忙掸掸掉在它头上的灰尘。





坐了一会,有人敲门,说是昨天来过的,今天带钱来取货。


我有些吃惊,这几天我都不在家,哪来的昨天来过的客人?来人看到我也有点惊讶,说昨天他来的时候店里的人不是我,是个年轻小哥,又问我昨天的那个是不是我的伙计。


“啊……算是吧,那什么,您看中的是什么货,我帮您拿。”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笑的非常勉强,忍不住瞄了那蛇好几眼。


客人看中的是一个花瓶,还是我当初开店的时候进的,一直没卖掉。也不知道那位爷是怎么忽悠的,居然用高价把这东西卖了。


送走客人后,我拿着钱有点懵逼,这还不是让我最懵逼的,前脚那个客人刚走,又来了一个客人,也说是取货的,他是前天说好的。


他要的那个东西我早就忘了搁在哪儿了,正发着愁,一个男人的声音凭空从屋里传了出来:“东西在这”


“哎呦,我还当张小哥你不在呢,原来你在啊。”客人见到他立刻眉开眼笑,绕过我去和他聊起了天。


我十分僵硬的回过头,打量起凭空从我家里出现的男人。蛇化成的人形也没什么特别的,没有三个鼻子五个眼,普通的二十来岁左右的男人模样,身高跟我差不多,模样倒是化的挺好的,比一些当红小生还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体无法做出表情,此人一直表情淡淡,话也很少,只挑着重点来说。他的眼睛和那小蛇的一模一样,像宝石一样漆黑透亮。







客人走后,我不得不单独和他相处,好在他没有为难我,先开口跟我介绍了他自己。


他确实不是人,不过也不是我所想的妖怪,原来他是个山神,接受人类的供奉,同时保护着人类。


近几十年来人们崇尚科学早就把山神给忘了,没有人再想着祭拜他了,连他的那个小山神庙都被扒了。无奈之下他化作小蛇原型,把自己埋进了山里沉沉睡去。


我给财神爷上的那些香误把他给唤醒了,他默默接受了我许久的供奉,那天听我抱怨,便化形帮我抓了小偷,又给我招揽了些生意来。


听完我也不晓得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只好讪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想怎么办,回到山里去吗?”


“无人供奉的山神,是没必要存在的。”即便说着这样的话,他的语气还是十分平静,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


这么听着着实有些心酸,现如今讲究的都是无神论,他这样的小山神又怎么会有人供奉呢。脑子一抽,我居然道:“要不你留在我这吧,我供奉你,给你烧香。”


我随口那么一说,他没有随便那么一听,还真点了头。我话都说出去了,还能怎么办,干脆把没什么卵用的财神爷从神龛里请了出去,把他的原型小蛇放了进去。


还真应了我自己立的FLAG,每天三炷香,偶尔掸掸土。





自从山神大人入住我的铺子,我的生意前所未有的好了起来,我数着票子感动的热泪盈眶,果然是风水问题,这不,刚改了风水我的好日子就来了,前途一片光明啊。


山神大人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他是个很安静的人,有客人就忽悠两句,没客人就坐在椅子上看天花板,跟盆栽一样没有存在感。至于生活用度,平时他只需要清香供奉就行,我赚了钱给买点蜡烛他也没意见,不要太好养活。 


有个室友挺好的,我一个人住的太久早就觉得无聊了,偶尔跟他聊聊天,他也不嫌我废话太多,总能安静的听我絮叨好几个钟头。


我的生意太好惊动了三叔,他想不通我是怎么突然改运的,决定亲自来我铺子里看看。


他那天来的太早,我还没有醒,接待他的是山神大人,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我起床的时候三叔早就走了,只给我留了一句话,让我下个月十五回家吃饭。


傻逼如我,根本没意识到那是个鸿门宴,我怎么能想到三叔的脑回路那么清奇,他居然以为山神大人是我姘头。


山神大人大抵没想过自己睡了一觉起来,时代发展如此之快,男人和男人也能在一起了,所以我三叔拐着弯问他的时候,他可能以为只是说我们关系好的意思,就点了头,造成了更深的误解。


至于很久很久以后,我们真的成了那种关系,已经是后话了。




————————END——————



















评论

热度(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