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飞机上的禁忌之恋》(小短篇一发完)

浮生若梦夹蝶飞:

纯属瞎编,如有bug请多指教



      “尊敬的乘客们,南京飞长白山,停经大连的客航G1653已准备完毕,即将起飞。请您打开遮光板,系好安全带,收好桌板,将座椅调至正常位置。”


      “Ladies and gentlemen , the flight from Nanjing to Changbaishan …”


      吴邪放下手里的连线器,跟着其他的乘务员从机舱中一一走过,检查每一位乘客的状况。


      “帅哥,你好。能不能帮我拿个毛毯?”一位穿着黑裙的女孩喊住了吴邪。


      吴邪弯腰点点头,微微笑了一下,“好的,请稍等。”然后转身走向休息室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块毛毯。


     一切准备完毕,机身开始震动,两侧的机翼打开,沿着机场的路线往跑到开去。窗外的辽阔景色向后跑去,吴邪和其他的乘务员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到飞机起飞。


      “叮,飞机准备起飞。”清冷的声音在整个机舱中响起。


      伴随着引擎巨大的轰鸣声,飞机慢慢提高前身,向着蓝天飞起。

     向上飞的过程中会有耳鸣,吴邪用两个食指抵住自己的耳洞。即使已经有了几年的飞行经验和经历,可耳鸣的习惯依旧没有改善。有时候吴邪真的很佩服机头里坐着的那个人,从最初的培训开始,就一直无人能敌。帅气的脸庞,精湛的飞行技术,缜密冷静的性格,清冷磁性的声音,持久能耐的体力,无一不是当今最受欢迎的一类。


      胡思乱想间,飞机已经穿过云层进入平流层,进入平稳飞行状态。还没喘口气,就感觉机身颠簸了几下。


      “吴邪,有气流影响。”耳边的耳机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


      吴邪拿起手边的话筒。

      “尊敬的乘客们,飞机已进入平稳飞行状态。但由于突发气流影响,机身会有颠簸。请您系好安全带,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如果你已站起,请您回到自己的位置,尽量避免上厕所,在厕所的乘客请扶好扶手。谢谢您的理解与配合。”


      “Ladies and gentlemen , … if you are standing,  please go back to your seat and tie your seat belt … Thank you for your attention.”


      “吴邪哥哥,作为乘务长是不是很累啊?”霍秀秀刚给两位乘客送过毛毯,拉开帘子走了进来。


      “还好吧,我都习惯了。每次都是这些话,说着说着就条件反射了。再说了,这可是我的工作,我觉得很享受。”


      “切,我看你小子是享受着天天能看见机头里坐着的那位吧。”解雨臣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吴邪假装恶狠狠地皱了皱眉头,“小花,你难道不是天天想着看瞎子?嗯!?”


      霍秀秀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说你们两个天天这么秀恩爱真的好吗?关心一下单身狗好不好!”


      “就是就是!”秦海婷跑了进来。


      “注意安全,不要跑!”作为一个认真负责的职业男性和乘务长,吴邪很自觉地提醒每一个人。


      秦海婷喘了口气,“知道了知道了,吴邪,32C一个穿黑色长裙的女孩子点名找你。”


      “哟!你该不会是被那个小妞看上了吧?”解雨臣边笑边跟吴邪挤眉弄眼。


      “去去去,我这是人格魅力。”吴邪摆了摆手,朝机舱走去。


      “帅哥!能不能帮我倒杯水!”那个女生笑的很灿烂。


      “可以,稍等。”吴邪礼貌地弯腰笑了笑。


      “您好,您的水。我们飞机上的每一位乘务员都很认真负责,您找任何一位都是可以的,他们都会给予最热情的帮助。”吴邪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啊,可是我就是想看小帅哥你啊。小帅哥,你穿这身正装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啊?有对象没?”那个女孩接过水,有些激动地问着吴邪。


      “您好,我叫吴邪。是本机的乘务长。我……有对象了。您如果没有什么事那我先走了。请您系好安全带注意安全。”说完,吴邪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刚走进休息室,又传来了张起灵的声音,“吴邪,给我送杯咖啡。”


      等到吴邪端着咖啡打开机头的机驾驶室,张起灵和黑瞎子已经把飞机调到了自动驾驶。黑瞎子一脸痞样的坐在那儿哼着曲儿,穿上副机长的正装简直就是一个衣冠禽兽。而张起灵还在检查各种数据,稳定航线。


      看见吴邪,黑瞎子立刻喊出了声,“小吴邪,听说你挺受欢迎的啊!”


      吴邪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张起灵,又瞪了黑瞎子一眼,“别听小花瞎说!”


      “小哥,你的咖啡。”吴邪把手里的杯子放在张起灵手边,弯腰时,脸的高度刚好和张起灵的齐平,吴邪抬眼时看到了张起灵认真工作的侧脸,抑制不住内心的悸动凑上去在张起灵的右脸上吧唧了一口。


      身后传来了黑瞎子的口哨声,吴邪有些脸红,自己主动当着别人的面亲张起灵这件事,还是有些害羞的。


      吴邪回过头看了黑瞎子一眼,他依旧痞气地笑着,再转过身时,发现原本在工作的张起灵已经结束了自己手上的事情,盯着自己。吴邪被盯得有些发毛,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刚说完准备抬腿,张起灵就一把抓住了吴邪的手,用力一拉,就把吴邪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小哥,你干嘛!”吴邪看了黑瞎子一眼,发现对方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把头转到了另一边。吴邪坐在张起灵的腿上不住地挣扎起来。


      “别动。”张起灵凑近吴邪的耳朵,低声呵斥了一声。


      条件反射般的,吴邪立刻停止了挣扎,乖乖地坐在了那个人的怀里。


      “惹了火是要还的。”张起灵一手搂着吴邪的腰,一手揉捏了下吴邪的屁股。嘴唇擦过吴邪的耳朵,在上面啄吻。


      “喂,张起灵!现在还在天上飞着呢!而且瞎子还在这!你个禽兽!”吴邪压低了声音,有些恶狠狠地对张起灵说道。明显的,感觉屁股下面的某个部位发生了变化。


      张起灵深吸了一口气,扳过吴邪的脸在他的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就放开了束缚。吴邪一得到自由,就红着脸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张起灵真是越来越流氓了!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飞机即将停在大连国际机场。


      吴邪又开始忙活。检查每个人的安全带是否系好,遮光板是否打开,座椅是否调起等等。这样的工作很辛苦,每年差不多都在天上飞,回家的时间少之又少,每天总能遇上成千上百的乘客,里面不乏素质低下闹事的人。不过,还好和那个人在一个机组,吴邪觉得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叮,飞机准备降落。高度已低于一万英里。”机舱里回荡的清冷声音让吴邪心安。


      一个半小时的旅程结束,吴邪站在机门口,与每一位乘客礼貌告别,这是作为乘务员最基本的素养。


      最后一个人下了飞机时,吴邪看见了张起灵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


      “吴邪,跟我来一下。”


      吴邪跟着张起灵走进了机长休息室,才走进去,张起灵就锁了门,把吴邪往门上一推,就迫不及待地吻住了他。


      “唔!”吴邪推了推张起灵的肩膀,但是推不开。


      张起灵闭着眼在吴邪的唇上用力厮磨,舌头也抑制不住带着对方的共舞。


      吴邪慢慢回应着张起灵,抬手环住了张起灵的脖子。


      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一起倒在了机长休息用的床上。


      听说,那天飞机将要起飞飞往长白山时,乘务长和机长才出现;


      听说,乘务长出来时身上的衬衫已经凌乱;


      听说,百年不笑的机长那天帮乘务长整理衣服时,破天荒地笑了。


——END——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