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开学一支烟【瓶邪】短

关根:

开学一支烟 (一发完)

您的假期余额已不足。

今天都八月二十四号了。哎,日子过得真快你们都要开学了吧。

自从那件事结束以后,我就彻底洗手不干了,偶尔胖子手痒,我会让小哥陪他出去过把瘾,翻个周边的小墓。

我半辈子的积蓄全部烧在了新月饭店,现在和胖子闷油瓶在当地干点小本生意。说不上有多富裕,但起码棺材本有了,日子过得还挺舒畅。

前几天胖子和小哥到镇上采买,我身体不适就没去。晚上苏万和黎簇这俩小破孩提溜着大包小包来看我,美名其曰关爱空巢老人。

嘿,我这火爆脾气可要上来了啊。

一坐下他们就开始灌我酒瞎扯掰,说是他们现在肩负祖国未来的重任,学业繁忙,一年到头都没能和我聚聚,今天一定彻夜长谈,不醉不归。

这俩人一个是我可爱的小师弟,一个是被我坑惨了的傻白甜,深厚的感情让我泪眼婆娑地接过他们递过来的马南三二锅头,咕嘟咕嘟往下灌——

往他们嘴里灌。

因吹丝停。我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知道在快要开学的时候来找我这个空巢老人的两个小破孩,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我猜他们一整个暑假都出去浪里个浪导致作业连名字都没写来找我求助。

估计是让我一个夺命连环call把他们老师搞定。我脑子里他们的想象是这样的:

我把他们带来的补品不屑地扔在地上,掏出Zippo打火机点上我的黄鹤楼,缓缓吐出一个个烟圈。在迷蒙的雾中,我的眼睛更加让人捉摸不定,脖子上的刀疤更加狰狞可怕。我伸出修长的手指在我的24k纯金iPhone18上拨通了他们班主任的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

我啧了一声。“我是苏万黎簇的家长,小孩子不想写作业。你给免了吧。”

“这…不太好吧。”

“十万打你卡上,免他们作业。”

“好好好,请问您贵姓?”

“我姓大,叫大佬。”我不耐烦地挂断电话,苏万黎簇闪烁着星星眼。

你竟然看到了这里,醒醒吧少女要开学了。

苏万和黎簇这俩小子酒量不错,一人一瓶马南三二锅头下去只是有点脸红,还抓着我的手说快点拿出你的iPhone18打电话。

估计是醉了。我好不容易说服他们我只有诺基亚了,他们又黏上来问我读书时候放假的故事。

那他妈年代就久远了,久到这俩小子还在穿开裆裤满地乱爬的时候。

在我高二之前,我的假期作业全靠最后几天开夜车。你知道的,开学前几天全国用电量直线上升。我假期里每天早上八九点钟醒,磨蹭到十点钟吃完饭,吃完早饭想休息一会再写作业。那就看一本漫画吧。

可是看着看着就忘记了时间,然后我妈就把我拎到餐厅吃午饭了。吃饱了有点困,而且中午太热,写不进作业。那我就午睡一下吧。

醒来就下午五点半了。老痒天天还要拉着我出去踢球。嗯,回来六点半,看了会电视就七点半。吃了饭洗个碗,时针慢悠悠指向“9”字。

接着我边喝牛奶边逗小满哥,等到我四叔他老人家高兴了,我洗洗也就差不多睡了。

一天下来什么作业都没写,所以最后几天我天天晚上都跟修仙似的补作业——哎,说了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体会我这种废柴的假期。

苏万红着脸挠挠头:“大师兄,你说你在高二之前是这样的,那高二发生了啥让你废柴逆袭了?”

我心说这小子确实机灵,就是醉酒了也听得出这些细节,怪不得平时瞎子那么宝贝他。

我呼噜一把他的毛,随口说道:“高二去北京玩了一趟,发现故宫里每一个建筑都很吸引人。喏,现在不还有老外来报道故宫木结构特殊,是用什么来着…年纪大了不记得了。去了以后就坚定地想学建筑,传承中华匠心,放假也不拖拉作业了,天天往图书馆跑。”

很感人的故事是吧,对啊,我编的。

如果我告诉苏万黎簇高二喜欢一个恐龙妹,那恐龙妹是个学霸,家里想盖房子我想追人家才努力学习,假期不玩不拖拉作业的,那我的老脸往哪搁?还不要给他们笑死。

黎簇四仰八叉倒在沙发上,苏万叠罗汉似的叠在他身上,脚尖顶着他鼻孔,两个人都睡了过去。我想笑却又怕把他们吵醒,于是找了毯子给他们搭着。虽说夏天热,但是这个地方昼夜温差还是挺大,俩破孩子感冒了没法嗨了。

我刚给他们盖上毯子,闷油瓶和胖子就回来了。胖子看见我想吆喝一声打招呼,我拼命打手势让他别吵到小孩子睡觉,胖子点头点的跟捣蒜杵一样。

突然我灵光一闪,叫住了准备洗洗睡的闷油瓶:“小哥,会卷烟不。”

闷油瓶很奇怪地看了看我,点了点头。

我又问胖子:“二师弟,有烟丝儿不。”胖子和我都是老烟枪,他那里说不准有,我最近被闷油瓶禁了烟,没有存货。

胖子同样奇怪地看了看我:“要抽?瓶仔不但会揍你还会揍我的。”

我嘿嘿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就让他拿来,心说咱劳动人民终于找到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根据我的猜测,这俩破孩子来的时候应该带了写不完的卷子让我写。我在苏万的包里果然一翻就翻到了一堆卷子,语数英物化生政地史老九门都有了。

反正他们不会去写,我就帮他们一把呗。

我把卷子按科目分类,裁成合适卷烟的尺寸,然后招呼胖子和闷油瓶过来帮忙卷。

胖子放下一大铁盒烟丝,估计是知道我要干嘛了,开始笑:“天真你可以啊,奸商本质又来了,连小朋友卷子的主意你也打。”

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他们来就是让我解决这事儿的,我这是在帮他们也是在帮咱自己。”

闷油瓶一直没有说话,手已经动起来卷了好几根。他手指很长,速度很快。

“你不能抽。”闷油瓶说。

“是啊是啊,本来命就不长,抽了岂不是不能和咱瓶仔长相厮守了?”

胖子边和我侃大山边加入了,我自然也不能闲着。只是我的手比较笨,速度远远比不上胖子的猪蹄,更别说闷油瓶了。

也不知道那一堆卷子弄了多久,反正最后全部卷了烟丝,按科目分好了。

我在淘宝上开了个网店,之前总是卖咸鱼腊肉,现在终于能上新货了。

得意了一下,一不留神就顺手捡起一根点上…好熟悉的味道,那一抹淡淡的油墨香夹杂着烟草味萦绕在我的鼻尖,就像是从少年逐渐步入成熟的时候,味道是那么和谐融洽。

我满足地眯了眯眼睛,想深吸一口却被突然夺走了。

闷油瓶就站在我面前,两根发丘指捏住刚才那根烟,然后往自己嘴里送。他缓缓吐出一几个烟圈。在迷蒙的雾中,他的眼睛更加让人捉摸不定,胸前的麒麟更加狰狞可怕。

“说好不抽烟的。”

这次真不是编的。

苏万黎簇第二天迷迷糊糊想不起来找我干嘛然后回家了。我扶着腰目送他们离开,闷油瓶走过来从后面环住我,顶着炸毛的头在我肩窝蹭,把我的手机递给我。

有一条黎簇的未读短信:
师父,徒儿看您似乎腰不太好,在网上买了包挺有意思的烟孝敬您,补补肾,请您笑纳。(笑脸)[图片]

我推开闷油瓶毛茸茸的头,戳大了那张图片,差点没把手机砸脚上。

【原创个性手工卷烟青春科目试卷开学伤感】数量:1 合计:50.0

商品评价:(1)好评
[五年盗墓三年模拟]:看着不错,买给师兄的,希望他重返十七岁和我一起补作业。卷子丢了不用写好高兴。

评论

热度(36)

  1. 晴空微澜一团江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