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7)

孤舟闲行:

*终于切题,老师请给我加分!

>>>


鉴于吴邪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胖子连拖带拽把他拉到医院。现在的医院不管哪个科都人满为患,Omega科室门口坐着等叫号的大多是一对一对的AO夫妇,入目可见被Alpha宝贝似的搀扶着的孕妇,更有甚者还未显怀,周围却围着一大串七大姑八大姨。



吴邪和胖子这样的组合夹在其中显然有些突兀,可能在这些甜甜蜜蜜的小情侣眼里像吴邪这样落单的Omega已经够脑补出三十集爱恨情仇的电视剧了!

胖子作为一个单身的男性Beta,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场合,感觉非常不习惯,他转头看向吴邪,见他也没比自己好多少,这才心里平衡了点。



吴邪朝他笑笑:“就说你不用陪我来吧?”



前些年,也不知他一个人扛了多少苦。胖子突然这样想到,他在吴邪背上拍了拍,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好容易叫到号子进去,医生询问了些基本情况,刷刷刷开出张单子:“先去做个血检,测一下AO信息素融合情况。”



吴邪没去拿:“为什么要做这个?我没有被标记过。”



医生推了推眼镜,抬头看他:“没有被标记?近半年有性生活吗?”



“呃……一个月前。”



“你情况有些复杂,既然有过性生活,做AO信息素融合血检就是基本流程,你先去做完再过来,下一位!”



吴邪捏着那张单子出来,差点没把那纸撕了,胖子不解:“怎么这么不情愿?不就抽一管血吗?又不要命。”



“你不知道,Omega被标记过才测得出融合度,他玷污劳资清白啊!我一大好青年守身如玉十年,嗅觉都失灵了,发情期一共也没几次,居然让我做这个,我特么能无性繁殖啊!”



胖子一脸不可思议:“你实话说,小哥到现在还没标记你?”



“真的没!”吴邪毫不掩饰地要给他看自己后颈。



胖子赶紧制止他:“信你信你,我又看不出闻不出……我看你俩这也够能忍的……”



挨了吴邪一记眼刀过来这才住嘴。



两人唠嗑着,抽完血等了半小时,回到主治医师那边,那医生调出检验单就问:



“你和你的Alpha分开多久了?”



“呃……并不是我的Alpha。”



医生抬头淡淡扫了一眼吴邪,那眼神里透着一种不可描述又见怪不怪的意思,低头在病历上做了记录,一边换了个问法:



“你和孩子爸爸分开多久了?”




“......”







啊?


啊啊啊?





吴邪一脸懵逼地去看胖子,胖子吓地连连摆手:“卧槽你看我干啥!又不是我的!”



“血检HCG指数已经超过5000IU/L,你大概已经怀孕五周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吴邪几乎要跳起来:“这不可能!这肯定是拿错单子了啊医生!在没标记的情况下未进入生殖腔受孕可能性几近于零,这不是生理常识吗!”



医生疑惑地对了对吴邪身份证和电子档案,然后示意吴邪自己去看电脑上的检测图:“首先,近于零也有千分之一的可能,不代表等于零。其次,你连自己是否被标记都不知道吗?这是你的AO信息素融合报告图,是叫吴邪吧?”

——



在吴邪红色的Omega信息素指示线下面,分明有一条显眼的蓝线。



吴邪目瞪口呆:“拿错了拿错了!这特么怎么可能!劳资真的没被标记过!”



“单子是吴邪的名字,没错吧?先别激动,我必须要记录一些数据,请您配合一下可以吗?”他快速地翻动着吴邪近几年的病历卡,又问了一遍,“你们分开多久了?”



分开多久?



“没多久啊一个星期吧,十天应该不到……”吴邪又转头去看胖子,见胖子也点了点头,还是不太敢相信地再问一遍,“医生你真的确定没有拿错单子?”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你刚刚说才分开十天?”医生看起来也非常疑惑,他指着化验单上交缠的红线和蓝线,蓝线数据几乎跌在1%以下。



“按照数据来看,你现在的情况,怕是和Alpha分开了十年都不止,这个标记非常长的时间都没有进行过第二次加深,因为时间关系已经相当微弱。但不管怎么说,标记确实是存在的,不然未标记情况下那千分之一的受孕可能性,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碰到的吗?”



吴邪还没反应过来,胖子先跳起来:“靠!天真你俩太不够意思了!亏胖爷还费尽心思给你俩拉线,你们原来十年前就标记上了!”



吴邪完全没有脑力跟胖子解释:“这不可能……”他喃喃道,“医生您的意思是,这是十年前的标记……我十年前,就被标记了?!”他越说脸色越白,他努力回想着十年前长白山的温泉旁边发生的那一次,但他当时头脑太过混乱,只隐隐约约记起脖子后面确实有被张起灵咬伤,但是……



“绝对不可能!就算进行了标记行为,我那时候!那时候还是个Beta!”



“理论上说Beta确实不可能被标记,但你能确定你那时候完全就是Beta吗?各人体质不同,分化过程长短也不同,像你这样在二十五六岁最后时期才完成分化,本身转化过程就非常长,如果是在分化快结束的时候被标记,还是有很大可能性成功的。”



医生再次查看了融合情况,又道:“十年前的标记到现在仍然存在,这个Alpha的信息素极其罕见地强势,我猜测,他不仅能成功标记,信息素注入你体内甚至还可会促使你分化完成,你要仔细想想,是不是在Alpha方进行标记行为之后不久就彻底分化成了Omega?”



吴邪记得清清楚楚,送张起灵上山后不久,这个“不久”仅仅时隔两个月不到,他就迎来了第一次发情期……这当然是,当然是“标记行为之后不久”!



吴邪手脚冰凉,背上透出薄汗来,他仍然觉得不可置信:“可我先前也检查过很多次,为什么从来不知道……”



“你先前有做过血检吗?”

“……”


没有被标记过谁会想到去做血检!





医生了然:“当你确定没有被标记,又没有性生活,过去所有的检查都在第一步就把准确的病因直接排除了,你的病历上从来没有检查出身体症状的明确原因,只好当做体质特殊进行调理。我想你调理的效果也一直是很差的吧?”



“……”



胖子见吴邪沉默,忍不住插嘴:“天真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Omega被标记前后区别不是应该很明显吗?”



“是的,不管在什么时候被标记,我工作这么多年也从没碰到过不知道自己被标记的Omega,”医生接着问道,“你难道从来没有察觉到,你在长时间远离你的Alpha时,尤其前几年,反应非常大?”



反应非常大,反应当然非常大!吴邪回想起分化最初几年……不,准确来说,是和张起灵告别以后的最初几年,从神经系统到消化系统都经历着极其痛苦的折磨,他焦虑抑郁,畏寒眩晕,肠胃不适……那确实是不忍回想的经历,叠加在身体上的痛苦几乎把他碾碎,那经历简直堪比戒毒!



吴邪闭了闭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我以为,那只是刚刚分化没有适应。”



“那你总该注意到后几年,随着身体适应,你的发情期开始减少甚至没有?”



“……那不是因为抑制剂过度服用导致的生理紊乱吗?”



医生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没法与他沟通,又问:“那么味道呢?你都不知道自己闻不出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吗?”



吴邪已经彻底脱力:“那是因为我的鼻子早些年动过手术……”




医生很有耐心的给这个看上去要崩溃的可怜Omega科普两性常识:



“正常Omega分化并不会产生长达几年的不适应期;绝大部分的Omega都在使用抑制剂,副作用有是有,但并没有你想的这么夸张,发情期减少甚至消失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和你的Alpha之间长久分离,导致联系减弱……这些剧烈的身体反应多出现于Alpha亡殁或长期与Alpha长期分离的Omega身上,体质越好的Omega,反应也就越激烈……还有,你闻不到信息素味道自然是因为你被标记了,你大概一直只能闻到他一个人的味道吧?”



吴邪心口都抽痛起来,他看上去非常无助,低着头愣愣地看地砖上的一条缝隙:“是……我能闻到他,我只能闻到他。”



主治医生是个Omega,他看起来有些于心不忍,医嘱里不自觉带上了些安慰的成分:“好在目前来看你的Omega激素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想必你和他最近已经有所接触。你这样的情况,其实根本不需要调理身体,长时间分离一下子回到Alpha身边最开始肯定还会有些不适,这点反应相对是很弱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靠近你的Alpha,增加接触,所有症状都会明显改善,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应该已经有所体会了吧?”



“……”



吴邪捏着拳,他掌心还带着被瓷片割开的伤,但他不管不顾地攥紧,他现在需要一些疼痛来维持理智。



医生善解人意地等他缓了缓情绪,才接着说:“这些都在表明你确实被标记过,而你身体上的诸多不适,不论是早些年刚刚与Alpha分离的时候,还是后来适应以后发情期减少,以及现在孕期妊娠反应过于剧烈,所有这些症状在医学上有一个专业名词,叫做‘戒断反应’。”







TBC.



评论

热度(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