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8)

孤舟闲行:


太多翻涌的情绪齐涌入脑海,吴邪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吹到极致的气球,下一秒就要炸裂开。


为什么张起灵对于他来说会有这样致命的吸引力?为什么只有张起灵的触碰张起灵的味道能让他彻底沉迷?为什么清心寡欲了十年,他一回来就能打破他所有的平衡所有的防线?


这些隐秘的原因终于一下子被扯开得以重见天日,吴邪有一种真相大白以后的解脱感。


他太迟钝了,吴邪想。
这么多显而易见的证据,正常的Omega随便经历哪一件就应该有所怀疑。十年,他竭力遮掩,全力否定的到底是什么?


他还可笑的一次又一次反抗着去证明离了张起灵他也能活的很好,证明自己足够强大,一点也没有依赖他。他还不停地推开张起灵要保持兄弟关系,不需要他标记也不需要他负责,竭尽所能与他保持距离……


什么嗅觉失灵,什么体质特殊,什么抑制剂使用过度,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张起灵是他的Alpha,他就是,他一直是,甚至连分化都是张起灵一手促成的,他天生就是他的,他现在甚至,甚至还怀着张起灵的孩子……


“这个孩子你还要不要留?”医生问道,“明确跟你说清楚,在AO信息素融合度这么低的情况下,孩子后期肯定是保不住的。”


“……没,没说不要。”
吴邪听到自己这样说,他下意识地护住腹部。


“决定要留就尽快把标记巩固一下,和Alpha接触越多越好,过半个月联系稳固以后还要做详细检查……这些都是两个人的事,Alpha不负责可不行,他今天有过来吗?”


“他……公事出差。”
吴邪第一反应还是帮着张起灵说话,说完才想起来张起灵这次回张家是去干什么,一时间百味杂陈。


“现在这种特殊时间尽量就别分开了,你们这样分分合合不仅仅是对孩子,对你自己身体也是很不好的。这么强烈的戒断反应反反复复折腾,再好的底子都得糟蹋坏了,Omega自我保护的生理卫生课没有学过吗?Alpha连标记都不愿意加固的话,你一个人是会很辛苦的。”


医生又叮嘱了一些事项,后期都是胖子帮他记着,吴邪只觉得耳边雷鸣一阵接着一阵,意识纷繁复杂。他想到十年前的长白山送别,想到张起灵递给他鬼玺定下十年之约,想到张起灵对他如获至宝的温柔拥吻,想到他为数不多的短暂笑容……这些情境一幕一幕竟如此清晰,仿佛被五彩的光晕层层渲染。


疼痛苦难,希望温暖都来自张起灵,但吴邪能想到的却都是明快的色彩,这样鲜活明朗,仿佛被日晕包围着,于柔和婉娈的霞光丛中徜徉。
——他对他有这么多的情绪,唯独找不到一点点怨恨。


这么些年,他始终不敢承认的究竟是什么?当他意识自己到对于腹中的生命全然是怜惜保护,任何伤害它的想法毫不犹豫被否决,吴邪终于幡然醒悟过来:他陷进去了,他早就陷进去了,他是这样发自内心地深爱张起灵,比他自以为知道的感情热烈深邃千百倍。


张起灵,张起灵……


吴邪默念两遍,惊觉以此为名的暴风雪正在他的意识里呼啸肆虐,有一扇久闭封尘的门扉被呀然推开,在狂风中颠顿开合。


可是,他的嘴角却还在不由自主地勾起微笑。


真是无药可救,而他竟甘之如饴。


……


“……天真,天真!你这是打击太大傻了?”


吴邪回过神,才反应过来已经在回家路上。胖子看见他终于停止诡异的笑容,转而又突然皱起眉。


“胖子,”吴邪突然出声说,“他要不认怎么办?”


胖子翻了个白眼:“这能不认吗!天真你是不是孕期特别没安全感?”


“不只是孩子,还有标记……这么扯的事他能信吗?”


胖子不想跟他废话,直接掏出手机,通讯录里找到张起灵打了过去。


吴邪一把抢过来直接按了关机。


“诶天真你这是干嘛?是时候告诉小哥了吧?赶紧让他回来啊,还去造什么人,现成的先保住再说……”胖子看吴邪一脸严肃,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你……你不是还想瞒着他吧?”


吴邪现在看上去非常冷静,他仔细考虑了很久才说:“我觉得孩子的事,不能让他知道。”


他停顿很久,缓缓解释:“张家不会允许麒麟血脉外传。”


“天真,”胖子似乎也十分严肃,“你怎么想小哥的,总不至于怀疑他会威胁你让你拿掉吧?你他娘的要这么狼心狗肺胖爷都看不下去!”


“不是,你误会了,我是怕他为难……何况”吴邪欲言又止,停了停才说,“何况张家那边,你也知道他这次是为什么回去的,他现在那边应该已经有……有族里指定的Omega了吧?”


胖子非常夸张地耸了耸肩:“你要搞舍己为人这一套我是真没话可说,能不能先考虑清楚点,你自己怎么打算?”


吴邪揉着太阳穴,他现在身体仍然很不舒服,他不住地说:“让我想想,我得再想想……”


他要怎么办呢?吴邪隔着衣服触碰到自己腹部,这个小东西太微弱了,五周时间里他从未意识到它的存在。他相信张起灵不会刻意抹杀它,但只要张起灵不同意二次标记,甚至连药片都不用吃,这样放任不管,它就没了……


可这是,闷油瓶的孩子啊!
只这一点,就让吴邪对它有了太多的感情,分别十年里,生不如死的戒断反应在这时候被轻而易举地忘记,吴邪现在几乎要庆幸张起灵在十年前标记过他,不然他就不会收到这样美好的惊喜。张家不要它没关系,他自己已经隐约期待起它的诞生。


吴邪想,他得抓紧时间想个办法,他不能让张家知道。最好是在张起灵不知详情的情况下完成标记,然后,他可以回杭州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男孩女孩都好,它的五官肯定有一部分很像张起灵,也有可能像他自己;他要多陪着它跟它说话交流讲故事,以免长大后像他父亲一样沉默寡言;杭州民办小学教育质量不错但孩子压力太大,学校问题还要好好考虑,不管怎么说他总归还需要一套学区房,这可以找二叔帮忙看看……吴邪急急忙忙掏出手机,翻出吴二白的号码,接着猛然怔住了。


吴邪终于缓缓叹出一口气,放下手机,再一次把手覆在腹部,嘴里都泛起苦涩来。


他太想护着它,无力的是主动权却在张起灵手里。


吴邪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疯掉,幸好他也没能天马行空地想上多少时间,顶多就从医院到家的半个多小时车程。


因为他一进院子,就没办法去想以后的事了。


“卧槽?”吴邪走到门口,浑身闪过一个激灵,手忙脚乱地找地方藏病历本。


“小哥你回来了?!”胖子跟在他后面,眼尖地瞄到屋里屋外两人都飞快地把手上什么东西直往口袋里塞。


“藏藏掖掖的干啥呢这是?”


张起灵和吴邪同时抬起头,都以为胖子在说自己,两厢对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种时候气氛只能胖子来活跃:“你俩愣着干嘛?天真来来来,过来呀!”他把吴邪往前拉了拉,“人也回来了,舞台就交给你们了,我去择个菜,今天的菜特别多,你们别打扰我,我要择很久很久很久……”他边往厨房走边回头使劲儿对吴邪挤眉弄眼。


屋里终于只剩了两个人。


这是近一个月以来,吴邪第一次这样不可避免地与张起灵独处。他们隔了大概两米的距离,张起灵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直直地看向他。


吴邪不自在地抬手整了整外套领子,现在面对张起灵,他手脚眼睛统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个人成了他的Alpha,成了孩子的爸爸。这样的关系对吴邪来说显然非常陌生,他还不能完全适应,但又确实有一些异样的情愫正随着心跳缓缓溢出来。


只是张起灵与他在同一间屋子这个事实,就足以让吴邪紧绷的心神彻底松懈下来。医院回来一路上想着怀孕和被标记的事,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往外冒,而当他站在张起灵面前,一切都自发地停止了,一种隐晦的欣喜取而代之从胸口一路传递到每一根手指。


他已经掩饰了太久,鸵鸟一样自欺欺人了整整十年。现在,他全身都涨满了初尝感情的喜悦。


“小哥,有一件事,可能需要你配合一下。”


这很巧。
张起灵插口袋里的手指碰了碰那个方方正正的硬盒子。
他也有一件事,可能也需要吴邪配合一下。


不过,在他把口袋里这个东西交给吴邪之前,他有足够的耐心听完吴邪对他说的话,做完吴邪交代他做的事。反正,东西总归是给吴邪的。


这样想着,张起灵便泰然地示意吴邪继续说下去。


这是个很严重的失误,张起灵明显低估了吴邪接下来这件事的重要性。


“小哥,”吴邪无畏地抬头看向他,他说,“请你标记我。”


TBC.

评论

热度(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