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9)

孤舟闲行:

*曾见过有人用“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形容叶修,我觉得形容小哥也尤其合适。麒麟至仁,不知张起灵面对一个绝对弱小的新生命会有怎样的触动。


>>>


张起灵有点不能明白。
吴邪这句话他每个字都听得清楚,可合起来以后,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的意思。


吴邪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紧张地吞咽一次,见张起灵还陷在沉默里,终于控制不住地朝前面挪了一小步:“怎么说?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张起灵知道他应该收起不切实际的多余情绪,开口时已显得非常平淡:“吴邪,你这样很奇怪,这是你考虑以后的决定吗?”


“我当然考虑过!没在开玩笑,我需要你标记我,现在就标记,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很快的一个动作,之后你要回张家的话也完全……”


吴邪发现他难以说出下面的话,他一点也不想让张起灵走,即使现在这个距离,还有什么在不停地牵引着他再往前靠近一些,在张起灵身边他就像颗靠近磁铁的钉子!


但张起灵已经缓缓移开目光,低下头去。


他的任何动作吴邪都非常熟悉,现在这已经是很明显表示拒绝的意思。


显而易见的,他不愿意。
吴邪莫名有些委屈起来,先前滋生的零星欢喜就像灰堆余温,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浇上去,连烟都没冒一缕就全然湮灭了。


他苦笑道:“小哥,你知不知道,十年前你标记过我……”


张起灵骤然抬头,脸上显而易见地闪过讶异。
这下吴邪连苦笑都难以维持:“果然连你也不知道……我今天就像做梦一样,可医院证明还在我口袋里……”


不同于吴邪的模糊,十年前那场情事张起灵记得清清楚楚,他确实没能克制住进行了标记行为……


难怪,难怪吴邪的气味如此特别,张起灵曾受过各种浓烈信息素的考验,却唯独在吴邪并不甜腻的味道面前无法抵御,他所有意志力在这里即刻土崩瓦解。张起灵一直以为只因为是吴邪,却忽略了那味道如此摄人心魂的生理原因——那里面除了江南,还有北国,除了春风沉醉,还有寒意凛冽。


张起灵从未闻到过吴邪最单纯的味道,事实上,谁都没有闻到过吴邪原来的味道,也正是如此,没有人能想到吴邪从有信息素开始,他的气味里就完整地融合了张起灵。


一个十年前的标记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吴邪在十年前就属于他,也意味着他对吴邪也应有着同等陪伴与守护的责任。
但整整十年,吴邪独自经历的坎坷,他什么都不知道。
张起灵想起那天窥见的那具身体,只觉得吴邪每一处伤痛都呈几何倍扩大附着在他身上。
他的出发点那么简单:青铜门后的黑暗由他承担,吴邪只要在西湖畔边天真无邪就好,他自以为这是唯一能替他做的。如今看来却是吴邪以无比强硬的姿态护在他身前,一面忍受着张起灵带给他的痛苦束缚,十年风雨都替门内的他挡下来。


麒麟一笑,阎王绕道。
他强大吗?他连心尖上的人都护不好。


张起灵一把抓住吴邪的手:“吴邪 我不是……”


他这才看见吴邪手心有一道二次挣裂过的伤口,血液尚凝在周围。
吴邪又受伤了,即使现在已经回到他身边,这些伤口还在出现,他仍然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


吴邪默默抽回手,帮他说下去:“你不是有意的,我知道。”


以前,现在 都从未有意想真的标记我。


他吃力地笑了笑,又说:“我没怪你这些,只求你答应帮我这个忙,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但我真的没有其它办法……”


他越说声音越弱下去,以一种极其无助无依的模样,张起灵狠狠克制才没将他直接拥入怀中。


但这很不对,吴邪的态度不对。
张起灵越来越感到困惑。他占有了他整整十年,如果吴邪恨他,厌恶他,逃离他,要他彻底消失,这些反应都很正常,但为什么到了现在吴邪还要用这样的低姿态请求他进行二次标记?


这就像个线头,张起灵尝试抓住并拉扯,他隐隐觉察到吴邪对他隐瞒了很重要的信息。


“为什么需要我标记?”


他看到吴邪不自觉摩挲起手指,一时间答不出话,先抬手摸了摸自己脖子,最开始目光微闪,后来却非常认真地看向他,看上去变成了一副很真诚的模样,解释内容却含糊不清,内容混乱。


张起灵知道自己抓到了重点。


“因为……呃,有很多原因,主要是我身体上的,我身体上需要标记来平衡,你知道我一直不稳定,我需要,呃这与我的信息素不稳定……”


“吴邪,”张起灵打断他,“理由。”


吴邪噤了声。


要命了,他本来就还没完全想好这个该死的理由!他含糊其辞忽悠人的那套根本骗不过张起灵,更何况他在这个人面前还有难以忽视的本能顺从!


张起灵态度强硬:“这件事,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做的。”


“我知道你不愿意,我也能理解,毕竟你在张家已经……但标记我不影响你啊,完成以后你回张家还是和其他人生活都随你,你就当没有我存在就好!我只请求你给我一个标记就这么难吗!”


“我做不到。”


吴邪看他斩钉截铁的样子,心中钝痛,终于无法压制任何秘密,委屈无助愤恨快要把他淹死了!他什么也顾不得了,情绪像火山喷发一样势不可挡地喷涌而出,他咬牙切齿地向张起灵低吼出来:“这件事,张起灵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我是在保你的孩子!”


“……”


“……”


令人难耐的寂静中,张起灵的仍然沉默的反应让吴邪感觉到恐惧,他往后退一步,发现他的病历本掉在了原地。


彻底完了。
他还是搞砸了一切。
吴邪捂住嘴,万念俱灰,几乎要昏厥过去。


张起灵把那本子捡起来,一页页细细翻看。


现在转身就跑不被张起灵抓住的可能性有多少?


但吴邪最终一动也没有动,就像捧着炸弹在原地等五秒钟的倒计时。就算张起灵任他逃,他自己没法保全这个孩子,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真狼狈啊吴邪……
勾心斗角算计了那么多年,到头来所有要害都掐在张起灵手里,他甚至不用说一个不字,只要把头那么一低,就能让他彻底陷入走投无路的困境。


张起灵终于合上了病历,他微微叹气,走上前去。


吴邪不由自主地与他保持距离,声音颤抖:“张起灵……我知道这不是张家能容忍的血脉,我知道我的血不纯,但也是我的孩子,我保证我们不会在张家人面前出现,我有能力自己扶养它……”


张起灵不说话。


吴邪发现自己在张起灵的事情上从来没有任何筹码,这些年,他很少这样被动过。


他阖了阖眼睛:“……至少,”他体会到无法言喻的疼痛,“至少这也有一半是我吴家的血……”


张起灵继续走近他,吴邪此时几乎已经被逼到门边,他无路可退,最终决绝地用手挡在身前,像准备好赤手空拳与猛兽殊死搏斗。


张起灵用力眨了眨眼睛,他从未觉得眼眶如此酸涩不适,然后,吴邪眼睁睁看见他在自己身前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在过去近百年的生命中,张起灵跪天地,跪雪山,跪母亲。如今,他单膝磕在地上,倾身吻向吴邪腹部,亲吻他与三千世间唯一的联系。


吴邪是他的,一直是他的,十年前还未分化就已完全属于他。没有人护着他这些年,他活着并且坚强已是幸事。熬过那么多他亲手带给他的伤痛,如今,就是这样支离破碎的身体,还在替他孕育血肉……


张起灵绝对不容抵抗地捉住挡在身前的手放到一边,一手轻轻托住吴邪后腰,半搂在怀里,他吻地这样肃穆虔诚,呼吸间掺杂着深透骨髓的狂悲狂喜。


他很小心地去感受吴邪的体温,他看过听过太多乾坤浩大宇宙洪荒,而对于来自生命的微弱灵犀,他不仅满是怜爱,更心怀敬意。
面颊相触,现在这里还非常平坦,甚至因为过于瘦削而微微凹陷,但确确实实孕育了生命,这是他的延续,是他黑暗宿命里最灿烂耀眼的分支。


张起灵很久很久不曾把头抬起来,他的贪嗔痴慢在八荒九垓中粲然绽出花来。


——这一刻,法喜充满。


TBC.

评论

热度(1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