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10)

孤舟闲行:

*图自网络
*看见链接要淡定,没有车,就体会体会颅内高潮吧
*老张:我媳妇怎么傻的这么可爱?


>>>


吴邪僵在他怀里,完全不知所措。
“你……”
张起灵仍然拥着他,闷闷道:“别动。”


吴邪习惯性地听从这句命令,不再动弹,这两个字的出现意味着他可以放松下来,张起灵绝对绝对不会让他有任何危险,吴邪沉溺于安全感之中,感觉到Alpha的信息素已经在周身筑起看不见的屏障,一层又一层将他团团护住,这样温柔的方式让吴邪完全没有能力抵抗,他非常需要孩子父亲这样的亲吻与接触。


吴邪伸手触碰到张起灵头发,轻轻揉了揉,有点不好意思:“才…一个月,你感觉不到的。”


张起灵再低头亲吻他腹部道:“我的。”他站起来,在吴邪额头上也亲吻一次,又说一遍:“我的。”


呃……吴邪有点摸不准他的态度,他这是喜欢孩子的意思吗?


“所以……你会要这个孩子?”
“要。”
“不是张家内部的血统……”
“要。”
“张家会允许?”
“我允许。”顿了顿,张起灵又补充一句,“我是族长。”


吴邪目瞪口呆:“还能这样滥用职权?”


“没有滥用,我只是要它。”


张起灵生性淡泊,无求无欲,张家族长当了这么多年,至高的权力和荣华富贵都与他无关,反倒更像是他在为张家终身打工似的,而让他拿出族长身份去做的第一件事,却是为了这个孩子。


“那……那你在张家的Omega怎么办?”


但张起灵看上去一片茫然,吴邪只好追问:“不是有族长夫人了吗?”


没想到张起灵眼里居然带上了一点难掩的柔和笑意:“有。”


吴邪还从未见过提起谁时,张起灵能露出这样的眼神,一时间竟对那个人徒生出钦羡来。


“吴邪。”


“嗯?”


吴邪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等了半天没有后文,只等到张起灵又在他额头上轻啄了一下。


接着,张起灵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扁平盒子塞在他手里,盒子是紫檀做的,花纹和锁扣都古朴雅致。
张起灵见他没有动作,便打开匣盒替他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那物件还包裹着一层丝帛,看形状应该是个镯子。


吴邪把上面缠的帛缎一圈圈绕开,才拆了四分之一就愣住了,这应该是无色翡翠,色泽纯正,晶莹剔透,水头非常好。


等拆出来对光一看,吴邪几乎立刻就确定了这是玻璃种里面的极品,通体清澈透亮,轻轻晃动时,可以看到一种柔和朦胧的白光,有点像晚上薄云游动下的月晕。只有种水通透,切工完整,玉石颗粒细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样的起莹现象。


 □


东西又是张起灵拿出来的,吴邪保守估计这镯子至少得有八位数。玉石翡翠一行水本来就深,要是拍卖竞价,这样起莹的极品成交价飙到九位数也并不稀奇。


“这……?”


吴邪一下子都反应不过来张起灵干嘛把这东西放他手里。


“玉能养人,很适合你。”


不是吧!吴邪想,这出手也太大方了吧?刚刚还连标记都不愿意,一听有孩子了就送这个?这样他压力很大啊!


他想把东西还回去,张起灵明确地不接,天价的易碎品吴邪也不敢再推阻,赶紧说:“那我先说好,不管怎么样你不进行二次标记这孩子是保不住的!”


他一说完就被张起灵拉着手往房里走,吴邪一时没跟上步子:“诶诶诶你干嘛?”


张起灵啧了一声,直接把人横抱起来进了房间,不忘用脚尖带上门。一手垫在吴邪腰后就把他整个扑倒在床上,不由分说地吻住他。


仅仅时隔一个月,再吻他时心境竟会如此不同,其他纷繁复杂的心情张起灵无法描述,但有一件他无比清楚:他很想他。


他想长久地注视他,除了眨眼不让他离开视线一秒;他想听他说话,小哥张起灵由吴邪喊特别好听,背地里叫他闷油瓶的样子也欢喜地紧;他想触碰他亲吻他,十指相扣唇齿相交,托着他后脑勺一再加深,吻了又吻。


张起灵还知道吴邪是喜欢他这样的,甚至还会好脾气地允许他更霸道一点。不过,等吴邪身子都软下去的时候,也要留一点点空隙让他缓口气,现在不能让他觉得难受。这一切都令人满意,反正现在,张起灵想怎么亲,就可以怎么亲了。


……


好吧,事实也并非完全能随心所欲:这样持续性亲吻太容易走火。


吴邪终于气息不稳地推了推他:“你他娘的……到底想不想标记了?”


虽然和张起灵近距离接触让他很受用,但一边亲吻,下面一边被张起灵顶着怎么看都很危险好不好!标记不就是一口咬下去的事儿吗,想要张起灵快点完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张起灵转而开始舔他后颈,回答他:“想。”


说完含着他腺体周围不断地舔吻吮咬,Omega这片区域非常敏感,吴邪被他这样tiao逗几乎要呻yin出声来,他不可控制地搂紧张起灵的背,出口却是忍无可忍的抗议:“那你倒是快标记啊!”
他闭着眼睛,准备接受Alpha的信息素注入。


然而……


吴邪等了半天,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睛,见张起灵放过了他的后颈,定定地看着他说:“吴邪,我不想走。”


???


吴邪眨眨眼睛,并不太明白。


张起灵奇长的手指在吴邪腹部试探着摸索两圈:“这里,也有我的一半……标记完成后,我必须离开吗?”


“……”


吴邪明白过来其中意思,只觉得胸膛里涌起汩汩暖流,原来张起灵一直不同意标记是因为这个?


“我以为你不肯留下来啊……再说你在张家不是有族长夫人了吗?”


后面半句他说的很小声,低着头直往张起灵胸口埋,靠,这话怎么听怎么酸,他不要面子啦?


但张起灵又不说话了,吴邪隔了会,只好悄咪咪地把脑袋抬起一点幅度去看他,这一看简直把他气的要直接跳起来:“卧槽张起灵你笑什么啊!”


有什么好笑的…蛮不讲理的Alpha,一个个都是这副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仗着性别优势,标记占有以后又不负责,总之没一个是好东西!


张起灵似乎收不住那笑意,他颇无奈地把吴邪捞起来,蹭他的额头:“镯子你都收了……”


啊?和镯子什么关系?


张起灵揉了一把他脑袋,努力把嘴角往下压,说了两个字:“天,真”


那镯子该不会是……吴邪福至心灵,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又一下子反应过来,张起灵这“天真”两个字他娘的绝对是赤裸裸笑他傻的意思吧?


张起灵欺身上前,还想再吻他,吴邪赶紧问:“等等等等镯子是唔……”


“……”


“……唔,嗯……嗯哈,哈……是家传的?”


张起灵松开他,认真望着他眼睛道:“玉不易人,只念忠一。手镯没有人用过,这只是给你的。”


手镯,守着。


吴邪脸上渐渐烫红起来,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就像一块起了雾的窗玻璃,正一点点被抹去水气,对面的风景逐渐清晰可见。
所以说,是不是可以有这样一个猜测,张起灵对他也有着一样的感情?
这个猜测看上去那么合理,并足够令人欣喜若狂……天啊,他心跳怎么能这么快!


吴邪终于颤着嗓子问出来:“张起灵,你是不是……”


“是。”


于此同时,张起灵的味道在后颈腺体处猛然炸开,沿着脊柱神经直窜大脑,摄人心魂的力量场正向吴邪生命里倾注。十年,他独自面对的那些阴影与煌煌忽然被染上静谧柔和的芒果色,此刻,他的灵魂他的世界他的全部 猛然亮起星子,就像寂静浩渺的深海,就像溶入苍茫的日光。


十年前那次标记时,吴邪尚未完全分化,故而几乎感受不到彼此信息素融合的过程。
而现在,他终于完整地触碰到张起灵的所有:是黑暗中纷飞的大雪,是南迦巴瓦千年不化的寒意。这些快要淡忘的东西重新被注入体内,于血液深处交织缠绕,被时间淡化的痕迹重新印刻,反复加深延长。


吴邪恍然醒悟,这才明白过来,那阵萦绕了他十年,给予他力量的味道,根本不是那年长白山的风雪,而分明就是张起灵的信息素——他坚持下来的全部原因,站起来的起点和原动力。兜兜转转十年,支持他的从来不是别的什么,只因为张起灵在背后始终如一的守护。


他曾赠予他一盒子黑暗,十年后,他才明白原来这也是一件极其珍贵的礼物。


一份美好的爱情,会使彼此更加强大,即使分化为Omega,吴邪也绝非是攀缘高枝没有根基的藤蔓,他确确实实有他的力量他的信仰,他的风骨他的柔软,他就像文人吟咏的那棵木棉,独立,挺拔地站在橡树旁边。他也曾身处黑夜,却仍顽强灿烂地燃烧着,等天空破晓的时候,曙光中必可见一树繁花如火如荼,焯焯动人。


他独自战斗了那么久,他的Alpha一直都在他身后的黑暗里,而现在,他将与他并肩同行,与之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他们分离了太久太久,往后定将终身相依。


TBC.

评论

热度(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