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完结)

孤舟闲行:

*庆祝杭城2018年第一场雪。




>>>



张起灵这几天不太对。

吴邪说不出具体,只是觉得他整个人都很反常,如果说以往张起灵的眼睛是平淡如水的状态,那现在就是有人在整片水面上不停地打水漂,到处都在一圈圈泛着漪。




吴邪一开始并没有太多在意,他感受着背后那道二十四小时抓着他的目光,暗自摇头笑笑,Alpha的占有欲啊……


虽说是无奈的笑,到底还掺了些带甜味的纵容在里面。



和张起灵接触一增加,吴邪身体上诸多不适明显缓和许多,就像一株久旱逢甘霖的植物,愈加精神起来。他现在吃得香睡地……呃,睡是睡地很好,甚至太好了点。他每天晚上十一点窝进张起灵怀里,闭上眼就是一片黑甜,醒来仍在张起灵怀里。

吴邪睡眼惺忪地往床头柜上摸手机,被张起灵捉回被子里捂好:“再睡一会,我陪你。”



吴邪转头看看窗外升地老高的太阳,慵懒地打一个呵欠:“可我已经睡醒了啊……”又觉得不哪里对,“小哥你怎么还不起床,哪里不舒服吗?”



张起灵环着他的腰,脸埋在他颈窝里:“我没醒,你陪我。”



“……”



此后几天早上,张起灵一看见他要醒来,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吴邪没辙了,他的Alpha这么肆无忌惮地耍赖撒娇,他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晚上张起灵像床被子似的裹在他身上,白天他看上去也是很不想撒手的样子,这家伙简直就跟小鸡崽子找妈妈一样,无时无刻都想凑上来亲他抱他。胖子为保护眼睛,恨不得绕开他俩搬出去住。



看书看到一半被张起灵抱住亲,喂鸡喂到一半被张起灵抱住亲,走路走到一半……



“张起灵!”吴邪见他缓缓地收回手臂,终于没抱上来。



好吧,吴邪摸了摸鼻子,发现自己还真生不起气来:“我说,又不是你怀孕,你一个Alpha怎么能这么黏人?张起灵你最近很堕落啊……山也不巡了,鸡崽子也不管了,净给我捣乱。”



他本来是带着笑说的,却见张起灵默默凝视着他。吴邪就是这时候发现了这双眼睛里回荡着颇不宁静的涟漪。他隐隐觉得什么地方还有那么一点不对。





那天早上,吴邪出门急,一想不过五分钟的事也就没跟张起灵打招呼,回来走进门,看见张起灵背了包正要出去。



吴邪惊奇道:“你今天怎么想起来出门?去巡山?”

张起灵转身看见他,不由分说上来就一把搂住,他抱得很紧,力道显然有点收不住,隔一会才说:“去找你。”



吴邪哑然失笑:“我就村口买包盐,你收拾了包想去哪找我?杭州吗?”




但张起灵没有说话,松开拥抱以后,他盯着吴邪看了很久,才缓缓把包放下来。





吴邪若有所思,心说这怎么回事?他看起来又独立又牛逼很像要带球跑路的样子吗?他细细思索了一早上,午后,张起灵就发现吴邪戴上了那只镯子。



镯子是上好的玉,素雅透亮,张起灵第一眼看到就觉得适合吴邪,现在这样戴在他腕子上,能衬出温润儒雅的气质,让人很难移开目光。




但张起灵更在意的,是吴邪真的愿意将这东西戴在手上,愿意被套在那个圈里——吴邪在借此很隐晦地向他传递一些东西。

他便不愿克制,握住吴邪的手与之交换了一个深吻。



张起灵现在看上去可一点也不淡定。吴邪一边被迫与他接吻,一边嘴角都弯起来:果然是这样,他猜对了。



不敢相信,强大如张起灵居然会不安。但不得不说,吴邪除了不可置信以外还带上了点不可言说的愉悦。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纠结忐忑的只有自己,现在才知道原来张起灵与他一样在经受折磨,他担心张起灵不接受他不接受腹中的生命,张起灵也一样担心他要离开他;他以为自己手里没有制约张起灵的任何筹码,他们之间的主动权都在张起灵手上,而张起灵又何尝不是这样认为的?

……

不对,可能还不止这些,指不定张起灵对他还怀有缺席十年的愧疚自责,即使现在陪在身边也不知该做什么,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吴邪有点不忍想下去,这家伙该不会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接受他纯粹是因为生理需要,因为标记和孩子的束缚才没法逃离?





太傻了,太傻了……明明最重的筹码就是自身,怎么到现在还没明白,对方的感情一点也不比自己少?


他们一样牵肠挂肚,一样刻骨铭心,一样视彼此如珍宝又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倘若这之中有一个人,爱得稍微浅那么一点点,不管不顾那么一点点,也不至于互相误会这么久吧?



吴邪从张起灵眼睛的波澜里,看见了也曾惶恐不安的自己。他很明白这样有多累,他想帮张起灵把那根紧崩的神经放松下来。



吴邪在这个吻结束以后,扣住了张起灵手臂。



“你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不带吗?”,吴邪笑着去揉他脸,“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么易碎的东西,戴手上碰一下几套学区房就没了,我们现在很穷的知不知道?为你儿子多想想知不知道?”



他看张起灵愣在那里,笑得更过分了:“没戴着不是我不喜欢,一直没告诉你,我喜欢死了,喜欢到天天藏身上舍不得拿出来,喜欢到恨不得放进心里去。跟东西贵不贵又有什么关系,你送的我能不喜欢吗?”



吴邪深吸口气,心说,要紧张死了,这可是劳资半辈子第一次跟人表白!



他冷静一下,才继续道:“既然戴在了手上,便要时时惦记着小心着,我喜欢还来不及,这点束缚当然也是心甘情愿的。

关于玉,关于古董,你应该比我清楚得多。玉养人,人也养玉;玉护着人,人也在护着玉……先前你说翡翠认主,玉不易人,我听明白了;那么,现在我说,君子无故,玉不离身。”他抬头庄重地看着那双眼睛问,“张起灵,你明白了吗?”



张起灵眼里那片湖面,终于渐渐平静下去。






——————————



鉴于吴邪的户口社保都在杭州,为后期大量检查方便起见,最后决定这段特殊时期还是搬回老巢。兴许吴邪还带着点“跑路也会带上你一起跑”的安抚性质。




何况……吴邪捏了捏拳,这件事他暂时还没机会说出口——结婚证还是必须得去户口所在地领啊!






值得一提的是,启程杭州,交通工具上张起灵坚持要坐火车,死活不让坐飞机。这也就算了,最匪夷所思的是到了杭州东,王盟派了人来接,正要上车,张起灵把司机拦了拦道:“我来。”



那伙计都傻了,求助性地望向吴邪:“小三爷您看这……”



张起灵二话不说就上了驾驶座,吴邪一时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好无奈道:“张爷想过把车瘾,你回去就好,这趟不用送了。”





吴邪问了许久才从张起灵口里撬出原因来,说是要保证方向盘握在自己手上,吴邪的安全才能由他控制。





张起灵车确实开得非常稳而且熟练,吴邪第一次坐,不知是不是心理加分,竟觉得有种特别的安全感,以至于从杭州东一觉睡到北山路。



眼看到了吴山居,张起灵哪舍得叫醒他,亲亲抱抱腻了一番,轻手轻脚给抱下车去。




张起灵的淡定不是一般人办得到的,可害苦了跟在后头的胖子。


走进吴山居,胖子万万没有想到他娘的里面居然坐了一屋子人!北京几个小花瞎子秀秀都在,黎簇苏万放了寒假,也跑来凑热闹,最夸张的是张海客带着十来个张家人,搬了整整一车燕窝人参,别说是生一个,怕是生四个都不一定能吃完。




张起灵一走进去,空气立马安静下来,他愣是能抱着吴邪目不斜视走上楼,权当一屋子人都是空气。把人安顿好了,眼神望屋里淡淡扫了一圈:“有事等吴邪睡醒再说。”





好容易等吴邪一觉睡醒了下来,张家人见着吴邪手上那镯子,一干人面面相觑就差集体给他跪下,最后异口同声喊地那叫一个响亮:“见过夫人!”



张海客巧舌如簧:“小三爷,以前多有得罪,一定请您包涵,振兴张家延续血脉都得靠您了。”



吴邪刚睡醒,吓得下巴差点要掉下来,张起灵把人往身后一揽,淡淡道:“别吓着他。跟张家无关,若是没有要事可以回去了,”停了停,又道,“有要事也回去,一年内不必再来,我不会有时间。”






如此,晚饭便只剩了自己人,照例是楼外楼吃的,美名其曰“满月酒”,别人家都是小孩儿出生以后一个月,到他们这一个个都是不怕事多的主,在肚子里一个月就迫不及待先要庆祝一次。



小花刷卡结账回来就道:“张起灵你要是以后敢对吴邪……”



他说了一半,看到张起灵的眼神,根本就是除了吴邪以外目空一切,一边特别娴熟地把剥好的虾投喂过去,一边顺手揩掉吴邪嘴边一点点酱汁。



行吧……

小花后面的话到底没能说下去。





等几天后去医院复检的时候吴邪才算是明白了,先前他看着七大姑八大姨绕着一孕妇转,那都太小家子气,现在轮到他,身边这帮人恨不得人手一把AK把人家医院都给围起来!



但闹腾完,最后该散的还是都散了,毕竟人人都心知肚明,有张起灵陪在身边,护吴邪这辈子是足够了。




——————————————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张起灵把吴邪的羽绒衣拉链拉到顶,替他紧了紧围巾,吴邪半张脸裹在衣物里,整个人看起来毛茸茸暖洋洋的,显得很柔软。


张起灵做完这些,见吴邪伸着手臂,掌心向上举。




一些晶莹的碎屑正从银灰色的天幕底下蹑足而来,零零碎碎地落在他手心,倏而融成星星点点剔透的水痕,紧接着,更多松碎的素色簌簌落在他们眉上发梢上。





张起灵心中微动,把自己的手缓缓覆在他的手心上面。



吴邪一愣,噙笑握住,推到张起灵眼前给他看他们交握的手:“这下接到好大一团。”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杭州下雪了。

















END.













想看四娃的请下拉,心疼大邪不要娃的请
双击后退出.








































一大一小两个团子跟在张起灵后面走进来。男孩不过四五岁,皮肤很白,妹妹刚刚学会小跑,愉快地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她发丝柔软,扎着一高一低明显是Alpha爸爸扎的拙劣羊角辫,迈过门槛时吧唧一下坐在了地上,她愣了愣,眼看就要咧嘴哭起来,被看上去面无表情的哥哥一把抱个满怀,也不说话,一大口么么哒直接糊在妹妹脸蛋上,长而密的睫毛扑闪着滑过小女孩的鼻子,她眨巴着大眼睛,忽而咯咯笑出声来,俩小孩儿遂在门口滚成一团。





他们的Alpha爸爸一手把他俩从地上捞起来,一手抱个挥舞着空奶瓶,跟报警器一样嚎啕根本停不下来的小宝宝。

张起灵在茶几上找了一圈,求助性地看向里屋:“吴邪,没奶粉了。”





Omega爸爸在卫生间,生无可恋地看着两条红杠的试纸:“张起灵!!!”他冲出来,“我今天一定要把你那玩意儿给剁了!”





他才刚刚出哺乳期两个月,将来四个小孩儿往那一站,谁都能一眼看明白他们的两个爸爸在这几年一直在忙活些什么 ♡






















真END.了




超级感谢喜欢这篇的小伙伴,特别是追了一个星期的,今晚算是给个惊喜?


还有,一路给我小红心小蓝手的可以冒个泡说句话 这样我才能勾搭你呀~


爱你们,完结万岁~




PS.杭州雪下得相当漂亮,老张家团子一定也是冰雪聪明的模样。

评论

热度(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