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 番外 1

孤舟闲行:

*放篇带娃日常,梗来自周国平的《妞妞》,这本书太悲痛,看完五年未敢再翻开过,但直到今天这个场景仍然印象深刻。


*关于戒断反应,还想看什么方面的番外可以统一在这点梗,有好玩的梗不定期更,持续有效。另外征求宝宝名字。


>>>




再也没有比自家的孩子更乖的宝宝了,吴邪一直都这样认为。


至少近几个月来,晚上因为孩子哭闹而睡不安稳的事情几乎没在他这发生过。不用大半夜起来哄小孩,对很多父母来说可以算是奢求了。




不过,吴邪偶尔半夜醒来发现,孩子倒是睡得挺安稳,张起灵却不在身边。他有心留意了一下,发现自己每每都是被浴室的水声吵醒的,凌晨三四点钟,他实在想不出张起灵干嘛这时候跑去洗澡。



一次也就算了,吴邪这个礼拜第三次发现张起灵半夜在冲澡,终于强撑着睡意等人回来,手脚并用抱上去:“小哥,你是不是想要?我又不是不同意……你直说就好,不用半夜物理降火……”




张起灵把他往怀里搂了搂,吻他额头:“没事,你继续睡。”


在自己Alpha身边非常有安全感,既然张起灵看起来并没有那方面想法,吴邪很快也就沉沉睡过去。
只是这情况陆陆续续又发生了几次,吴邪才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倒没有怀疑是自己魅力大减,张起灵宁可半夜冲凉也不碰他。



说的话能骗人,眼神动作是骗不了人的。吴邪不止一次看见张起灵坐在婴儿床边,以前他望天花板,现在他看孩子,这是一种全神贯注的,近乎出神的凝视。何况这孩子几乎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闷油瓶小号,他已经长出一头浓而密的黑发,睁开眼睛的时候,能看到和他闷爸爸一样黑到纯粹的瞳孔,这种婴儿独有的纯澈干净简直让人惊叹。



等到小东西悠悠转醒,张起灵会露出无措的样子转头寻找吴邪,因为摇篮里下一秒就要爆发出哭声。吴邪被这样的闷油瓶莫名戳中萌点,故意不伸援手,反而说:“你哄哄。”张起灵于是笨拙地去抱那个哭个不停的小怪物,吴邪稍稍纠正一下他抱孩子的姿势,他能全身僵硬地就这么维持一两个小时,等孩子停止哭泣又睡着了还舍不得放下去。




……


张起灵看他的眼神也是,某种无法形容的暖意几乎要溢出来,再说了,他自认为这段时间和张起灵那方面的生活也还算和谐……



吴邪回过神,见张起灵一大清早的居然坐在那儿打盹,眼睛下面还带着淡淡的青色。虽然知道张家人习惯于碎片化的睡眠,但很明显,近段时间张起灵的睡眠质量并不好,既然不是因为欲火焚身无处发泄,那么现在这十一月中旬的时节,天气已经转凉,总不至于是天天热得要半夜起来冲凉吧?




直接问这闷油瓶子死活就是不开口,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吴邪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要弄清楚张起灵每天半夜去洗澡前都在干什么。


这事要认真探究起来吧还真不容易,张起灵动作那是要多轻有多轻,绝对不会把吴邪吵醒,要不是他没法控制洗澡水落地的声音,吴邪可能到现在都不会有任何察觉。他又不能光明正大地开半夜两点的闹钟,怎么才能自然醒呢?




最后吴邪还是想出了个办法,他睡前特地喝了两大杯水,睡到半夜尿急,这下总算是醒过来了。






张起灵果然不在身边。




吴邪下意识去看另一边,婴儿床是可折叠拆卸的,张起灵拆了其中一边的护栏,和他们的大床并在一起,只要侧过身就能从小床的敞口处看见孩子。




但现在,小床上空空如也。




“张起灵?……张起灵!”


吴邪喊了两声没有人应,一下子就慌了,他稍稍感觉了一下张起灵的信息素,味道很淡,明显已经离开几个小时了。




可现在是凌晨四点!


吴邪翻身下床,鞋都没来得及穿,客厅,阳台到处找了一圈并不见人,他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就生出一种无端的恐惧,张起灵消失了?或者说,所有的一切,和张起灵在一起,被标记,孩子……都是他一个人的幻觉?




操!你他妈冷静点!
孩子和张起灵一起,绝对不会有事的。




吴邪用心理暗示默默想了两遍,打开家门正要下楼,见楼道里灯亮着。




他很快听到张起灵的脚步声,非常轻盈,但速度很快,张起灵一手抱着孩子,转过楼梯拐角,爬到一半,脚下停住抬头看他。




吴邪算是松了口气:“你他娘的天天大半夜不睡觉在外面瞎逛什么呢!”




张起灵还没来得及答话,怀里小家伙感觉到他停住了脚步,不安分地扭动起来,小脸儿一皱眼看就要哇哇大哭。



张起灵一边往吴邪这走,一边低下头非常不熟练地哄孩子:“别哭,别哭了宝贝……”




吴邪心里一软,几乎不忍再看,他从未见过张起灵有这样小心翼翼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在非常努力地做他完全不会的事,哄孩子和张起灵的气质完全不搭,因此显得十分违和,但看上去又是这样的柔软。




张起灵走近了,吴邪才看见他脖子上全是汗,已经是深秋的天气,张起灵穿一件单衣居然能热成这样?吴邪抬手帮他擦了擦额角:“快回去吧,大半夜的在楼道里哭起来要扰民了!”




张起灵摇头道:“不会。”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吴邪看小家伙下一秒就要给他打脸。




张起灵低头看见吴邪光着脚,脸色明显沉下来,语气里不自觉带上了些命令的成分:“你回去睡。”




孩子已经哭起来,张起灵没法多说,转身就跑下楼,小家伙体会到下楼一瞬间轻盈欲飞的失重感,觉得很有趣,哭声顿时就止住了。




这下吴邪算是知道他在干什么了,但是楼梯是要到底的啊,总不能一直往下跑,这时候想到张起灵浑身汗透的样子,顿时就明白过来——
倒斗一哥哑巴张,张家族长张起灵。任他有多大本事,对着一个说不通道理的婴儿,他能做的极限就是为下楼时短暂的失重感,一趟趟抱着孩子跑楼梯。




吴邪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心里一阵酸一阵甜来回翻涌。


张起灵再跑上来,他一把把大人孩子都抱住,摸到他背上衣服都是湿的,负重登高,看样子这运动量比下斗还大,吴邪气急:“张起灵你他娘的天天半夜就在干这事?你是不是傻的,力气多到用不完吗……”




张起灵稳了稳呼吸:“哭起来会吵到你。”


“……”




吴邪沉默一会才能出声问:“你这样一晚上跑几趟?”




张起灵低头看了看,怀里小家伙似乎安分了些,眼看快要睡过去,他压低了声回答:“跑到他睡着。”




吴邪久久地看着张起灵,眼底都泛起酸涩来,他哽咽着问:“有意义吗?”




时隔多年,再次问张起灵关于意义,当年,张起灵心如止水,反问吴邪 意义这个词有意义吗?那份超然物外的淡漠还在眼前,而现在,就在这亮着暖黄灯光的楼道里,张起灵手里抱着个孩子,他说:“什么是意义?吴邪,孩子的事,有很多我并不熟悉,但我想做地更多一些……跑楼梯能让他少哭一次,这就是有意义的。”




为吴邪多睡一个安稳觉跑几百趟楼梯又如何,徒劳吗?无意义吗?哪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是张起灵愿意做,就这样做了。
这几个月来,吴邪一直很自豪,恨不得逢人就炫耀自家孩子半夜从来不哭,那是他不知道这一个个安稳觉背后,张起灵默默替他解决了多少麻烦事。




他们都初为人父,难免手忙脚乱,难免磕磕碰碰,但那又怎样呢?他们都在一点点努力去学,孩子学着长大学着说话走路,他们在学着做更好更称职的父亲,吴邪知道张起灵心甘情愿,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学着去做一个父亲,而这感觉几乎让人上瘾。




既然彼此都明白这些,再劝也就显得多余。



良久,吴邪才闷闷地问:“睡着了?”


“嗯。”


他们一起低头去看,额头几乎碰到一起,怀里小家伙一手还抓着张起灵胸口一点点衣物。




“回去吧。”


“嗯。”




但谁都没有动作,吴邪抬起头,隔着熟睡的孩子接受了张起灵一个耐心而绵长的亲吻。




——




多少个晚上张起灵进屋的时候,总能看到吴邪斜躺在大床上,侧着身子,目不转睛地怔怔望着熟睡的孩子,有时他睡着了,脸仍然朝着小床的敞口处,保持望着孩子的方向。
张起灵每每轻手轻脚地上床,从背后把吴邪圈进怀里,出于本能,他的拥抱会让吴邪陷入更安稳的睡眠。




以前张起灵绝对想不到,这两个人,竟会让他爱地不知如何是好,他生性淡漠,不善表达,甚至从未对吴邪说过类似爱或者喜欢的字眼,但他清楚地知道,只要一见到或是一想到他们,爱就能扑面而来。


他是张起灵,这个名字孤独了上百年,外人见到时想到的只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力量和戾气,而当他站在这间屋子里时,忽然就沾满了人间的烟火味,他不再是什么张起灵,他只是一个平庸的父亲。






夜很深,万家灯火都灭了,屋子里很静,这种安宁的静谧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世界变得有多小。


这天夜里,张起灵望着熟睡中一大一小两个,默默看了很久很久 。











评论

热度(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