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ABO】戒断反应 番外2

孤舟闲行:

*婚礼就不细写了,这篇内容是刚到杭州老张上门提亲,三堂会审


*流水账,完全是为满足自己yy了,番外时间线混乱,见谅见谅


>>>


杭州这场雪夹着雨淋淋漓漓下了三天,之后仍然连续着是阴沉沉的天气,温度往下一掉,路边没化的雪直接冻成了冰碴子。


隔几天好不容易有了零星的阳光,也在云层后面半露不露的。这天下午五点多,张起灵停好了车,把吴邪扶下来,又开了后备箱拎出烟酒茶糖好几提东西。


两人走到门口,吴邪正要按门铃,转头见张起灵一脸严肃,笑着凑上去蹭了个吻:“我们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还担心什么?”


张起灵淡淡道:“是我不好。”


吴邪夸张地板起脸:“哪里不好?你可别到现在开始后悔了啊!没机会了知道不?”


他们遂在门口紧拥着抱了一会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两人连忙松开拥抱,吴邪转头惊讶道:“二叔!你怎么也在?”


吴二白冷着脸瞪他一眼:“怎么,不准我来?”


吴邪吐一吐舌头就往屋里钻,张起灵看起来就乖巧地多,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整个人显得特别有礼貌:“二叔好,叔叔阿姨好。”


吴二白表情可以说是相当精彩了,自吴一穷说吴邪近几天要带个姓张的朋友回来给他们见见,他也就猜地八九不离十了,但猜归猜,现在亲眼看着哑巴张提了东西上门恭恭敬敬喊二叔,这冲击力还真是不小。


吴一穷和吴妈妈相对来说就好很多,虽然这些年对张起灵也略有耳闻,但到底不是道上的,也就勉强把张起灵当做普普通通的后辈对待。


“小张怎么这样客气,东西也不用带那么……”
吴妈妈说了一半突然停住,讶异地转头去看吴邪。


吴一穷和吴二白也顺着看过去,这才发现张起灵刚刚放下的烟酒茶糖都是双数份的,这到底还是超出了他们预计——
原以为吴邪只是带个朋友回来见见家长,哪里想到一进门就是提亲的架势!


吴邪强装淡定,拉着张起灵往沙发上坐下去,心说能注意到就好,就怕他们没注意呢,这事还是得快刀斩乱麻,他肚子里这个可等不得张起灵和爸妈二叔慢慢培养感情了!


难是真难,四个大男人在客厅坐了半个小时,全是吴邪一个人死撑着打哈哈,张起灵替两位叔叔看了几盏茶,他倒是有问就有答,但话题怎么绕也绕不到正道上去。


一般人这时候都问些什么?


问年纪?
人要不记得是尴尬,要记得岂不更尴尬?


问工作?
明摆着是为难人家,何况真算起来他们这边吴邪自己就不是个干正经事的。


问家里情况?
张家一代就是几百口人。不提也罢,要真抬出个张家族长的身份,这位爷可真够他们供起来了。


哪哪都不好问,话也就越说越少,吴邪终于懒得活跃气氛,一块接一块往嘴里塞哈密瓜,塞到第四块,被张起灵稍稍挡了挡:“太冷。”


吴一穷可算问出一句:“你俩多久了?”
这很好回答,两人不假思索,跟抢答似的:


吴邪:“两个月。”
张起灵:“十一年。”


他俩对视一眼,张起灵在背后轻轻按了按吴邪的手,重复一遍:“十一年。”


吴邪把嘴里最后一点哈密瓜咽下去,看着吴一穷尬笑:“也……差不多?”


吴二白捏着眉,简直不想看见这傻侄子。


好在这时吴邪被吴妈妈叫了去端菜,等开饭了一家人坐下来,张起灵恭恭敬敬 敬了一圈酒,应和着吴妈妈说了些家长里短,这才缓了缓气氛。
张起灵虽说没有这方面经历,待人处事上的经验却是摆在那的,举手投足该收则收该放则放,这顿饭全程只在吴邪放下碗筷后适时地递了纸巾,全然不似平常吃饭或在楼外楼那样眼里只顾着吴邪了。张起灵话并不多,吴邪知道他这是不想开影帝模式,言行间的坦诚却是谁都能体会到的。


当然了,吴邪也清楚自己家里规矩,吃饱喝足了,重头戏还是在饭后。


果然这回再坐下来,吴二白开口就直奔重点:“听说你让小邪等你十年?”


这话就颇有些明枪暗箭的意思了,吴邪顿时就急了,脱口而出喊:“二叔!”


吴二白一个眼刀扔过来:“问你话了吗?”


张起灵一把紧握住吴邪手,面上却波澜不惊:“是。”


吴二白也不表态,只接着问:“就非你不可?”


张起灵与之对视,一字一句斩钉截铁:“非我不可。”


吴二白淡淡扫一眼他俩的手,转而看向吴邪:“标记了?”


这一问吴邪忽然就绽了个笑,颇有点破罐子破摔还沾沾自喜的味道,恨不得把交握的手都放桌子上面来,他眼里有种小时候恶作剧得逞式的狡黠:“标记了,我有了。”


吴二白一盏茶将将举起,愣了愣重重搁在茶几上:“胡闹!”


吴一穷也看不下去了,他轻咳两声道:“小邪,这事儿不能说着玩,你也该有分寸。”


吴邪郁闷,顿时就明白了,合着居然没人信他!


说来也怪,迄今为止除了胖子张起灵,其他人第一次知道吴邪怀孕这事时居然没一个相信,秀秀当即问他是不是大冒险输了;小花二话不说发了个一万的红包,附赠四个大字:要钱直说;黑瞎子最过分,发了三十秒的语音过来全程都笑到喘不上气,断断续续只听到什么 俩性冷淡凑一块,这要能怀上我喊你师父!


吴邪一开始还郁闷自己这边是群损友,结果一听张起灵电话里跟张海客说了有半小时,来来回回听那头在劝:“族长,您不想要族长夫人我们也不逼您,何苦找这种借口呢?吴小三爷如今也不是好得罪的主,传出去他要再像前几年那样来一次,张家都得跟汪家一样被他折腾跨了!”


小花几个不信,张家人不信,如今吴家人居然也不信!


吴妈妈把他往边上拉一拉,压低了声道:“你这孩子,就会跟我们这耍这种小聪明,你爸你二叔也不是就不接受小张了,你这样说让人小张怎么想你?”


吴邪真是乐了:“他还能怎么想我,这是他的孩子!”


吴妈一个栗果子敲到他脑门上:“还瞎说,这么大人害不害臊!”


吴邪摊一摊手,向张起灵挑挑眉,就听张起灵在一边默默道:“是真的,已经快两个月了。”


吴邪坦然:“二叔你总该知道张小哥脾气,他不开口就算了,开口的话什么时候有假过?我体检单还在车上呢,真不骗您。”


这下一屋子人才算静下来,约摸安静了有一两分钟,只有吴邪嗑瓜子的声音。


吴妈妈终于拉了吴邪说:“你跟我来。”


吴邪抓着张起灵手不肯站起来。


“亲妈还能害你不成!过来!自己还跟小孩儿似的,前期多少要注意的事我不跟你说谁跟你说?你给我过来!”


她边说边把吴邪往房间里拉,吴邪颇不放心地看了看自己老爹和二叔,又转过头去看张起灵,见张起灵放了他手又微微颔首,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被妈妈拉进房里去。


吴邪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家房间隔音效果居然这么好!他满心只想屏蔽老妈的碎碎念去听客厅的动静,偏偏什么都听不到,


他有点后悔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先跟家里打好招呼,现在这烂摊子都扔给了张起灵,他本就不擅长这些,在吴一穷吴二白面前肯定还有所顾忌,要是二叔有意为难,他又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可不得委屈死了?
吴邪越想越急,跟屁股上着了火似的坐立不安。


吴妈妈见他走神,气不打一处来:“我跟你说的你记着没有?别不当回事知道不?现在Omega流产率比Beta还高,你这几年身子本来就虚,不能跟以前一样瞎折腾。”


吴邪心说,我也得折腾地起来啊……这闷油瓶子现在每天从我睁开眼管到晚上闭上眼,张家那边比亲妈还夸张,知道他们麒麟血真的没绝种,恨不得把他俩叫去香港孕期培训!他自己是觉得夸张没理睬,偏偏张起灵居然认认真真把那些视频啊网页啊影印版古书照片啊一点点全看完了,要是可以选,吴邪几乎能确定张起灵会毫不犹豫选择自己生!


吴邪好不容易听完了这些八九不离十的碎碎念,冲出去一看张起灵和吴一穷棋都走了半盘了,两个人棋技吴邪都清楚,看老闷这架势怕是在琢磨怎么不动声色地让棋不被发现呢。


这一盘下完,张起灵技术是真好,险胜三目半,也算是陪吴一穷玩尽兴了。
吴二白估计能看出这里面曲曲道道,倒也不直说,看向张起灵的眼神里似乎还有了一些赞许的意味。


那之后的气氛和谐到不可思议,吴邪简直不能想象自己被支开的一个多小时里,张起灵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以至于吴家两兄弟俨然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家女婿。


吴邪好不容易熬到家长肯放他俩走了,门口还见吴二白跟张起灵叮嘱什么,末了还转头看着吴邪说:“这几年没人能管的住他,今天喊你一声小张也是麻烦你,往后费心照顾着了。”


谁是亲侄子?自己就看起来这么不靠谱了?吴二白这态度变的,自己怕不是漏了半本书的情节吧?


张起灵一一郑重地应了,等吴妈妈转身回去关上门这才扶着吴邪往车那边走。


吴邪简直一秒钟都等不及:“我爸和二叔都跟你说什么了?”
张起灵轻描淡写:“说了很多事。”


吴邪最怕他这个态度,急切地问:“很多事?什么事?是不是怪你什么了?”


张起灵认地倒快:“是。”


吴邪脚步都停下来:“怪你什么?标记的事还是孩子的事?”


张起灵摸着吴邪后脑勺的头发,凑上前在他脸颊上啄了啄:“二叔问我,为什么还不去登记。”


吴邪真没想到是这事,这才发现张起灵说是被责怪,语气里分明都是欢喜。


“那什么,杭州这几天不是雪就是雨的,这不是出不了门嘛……”他停了停,又小声问,“你……你怎么说的?”


雪映在张起灵眼睛里,微微有细小的光:“今天太晚了,明天就去。”


“……”


吴邪往围巾里缩了缩脖子,有意跳过这个话题:“还有呢?”


“结婚的事,孩子的事……”


“结婚?靠……他们还想办酒席啊!这也太麻烦了吧!”


张起灵把人往自己怀里搂紧了些:“不麻烦,客人名单已经拟好了,都是熟人。酒席定在了之江饭店,你爸说是老字号。请帖也拟了一份,现在发出去过年就办,日子挑在了初二。这几天杭州雪景不错,可以拍婚纱,但天气冷了些……这些回去跟你细说,随你决定就好。”


“……”


吴邪目瞪口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他真的只是在房间里待了一个小时不是一个星期吗?不过,吴邪算是知道老爹和二叔为什么突然对闷油瓶这么满意了,张家族长的这份雷厉风行的办事效率全用在了这上面,一个小时怕是连用什么酒选什么糖都定下了,这样靠谱的女婿能不满意吗?


“是不是太快了点?”


要认真计较起来,和张起灵把事儿说清楚才不到一个月,他俩现在标记有了,孩子有了,提亲成了,连结婚日子都定了!这闪婚还闪地面面俱到一样不缺真是需要一点能力的。


张起灵停下来,目光沉沉地看着他,快速拥抱了他一下,在吴邪耳边道:“不快,拖了十年了。”


……


吴邪第一次知道,这闷油瓶子一本正经说起情话来真是要他老命,他现在就跟十八岁谈恋爱似的,胸口小鹿都要撞死了!


遂又转移话题:“问孩子什么了?”


“你爸问,姓什么?”


“咱爸。”吴邪纠正他,理所当然回答,“姓张啊!”


张起灵现学现卖:“咱爸说,第二个要姓吴。”


第二……个?吴邪反应过来气地推他:“靠,我同意了吗!我同意了吗?”


“我同意了。”


“滚滚滚!你说了算吗你就瞎同意!”


张起灵见他张牙舞爪的,二话不说拦腰把他横抱起来。


吴邪挣扎:“诶诶诶!你干嘛!……算算算你说了算好了吧!放我下来!小哥,哥!……张起灵!”


他凄厉地喊完才发现刚刚那块地方全是冰雪,张起灵是怕他滑倒才把他抱起来,走过那一段,张起灵顺从地要把他放下去,吴邪转头瞄一眼看路上也没什么人,抱住张起灵脖子,偏偏还不想下去了。


张起灵早就习惯他这样闹腾,有些无奈地一路抱到车上,在后座吻了个天昏地暗眼看要擦枪走火这才放过了他。


……


瑞雪兆丰年啊,杭州这场雪,怕是到过年都化不完。


今年春节算是有的忙了。

评论

热度(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