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瓶邪]过年

熙山居:

晚上等着吃官粮了,赶紧趁早发个贺文,祝大家狗年大吉汪汪汪!!!!

[瓶邪]过年


       村里的年味很重,今年我这里人也不少,几个人买年货贴春联做年夜饭,还是很有气氛的。
       小花嘴上说着嫌弃,但实际上很喜欢在我这里过年。胖子是北方人,很多习俗跟我习惯了的南方习俗都不一样,我们也不管那么多,全都瞎过。
       闷油瓶开车去拉最后一箱年货,丫连身份证都还没办下来,驾照更别提,还敢开车上道。胖子在车里放了两条烟,说是万一被查了,就贿赂一下交警。我想象着闷油瓶面无表情地把烟递给交警,交警可能会以为是炸弹直接吓跑吧。
       黑瞎子似乎对雨村和附近的村寨很有兴趣,以前是闷油瓶三天两头的出去巡山,现在是他。闷油瓶每次回来都会带着特产,黑瞎子也会带些东西,但是他带的东西我们都不太敢吃。
       比如这次他带回来一种草,说是跟附近一个村里的老大爷在山里挖的,泡水喝强身健体,让人精神振奋。
       听着很像是大力水手的菠菜,但胖子质疑是不是跟罂粟之类的同样的功效,瞎子不懂方言理解错了。
瞎子说他已经喝过了,没什么问题,而且喝完确实神清气爽。
       黑瞎子强力安利,我心说他也不至于会害我们,出于好奇,就也没多想,跟胖子一人磕了一大口。
喝完就发现瞎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两个,小花则投来担忧的目光。
       “师父。”这种时候我一般比较乖,“这到底是啥?你得对我们负责。”
       黑瞎子露出那种你们是我亲生的我怎么会害你们的表情,拍了拍我:“没事,就是会兴奋一会。”
胖子就怒了,说:“真他妈是兴奋剂啊?你这不厚道啊,这玩意不能瞎吃你知道不?”
       黑瞎子说没那么严重,这种草确实是长时间进山里的人用来提神醒脑的,短时间内可以让人摆脱疲惫,免得在四周环境不安全的情况下没有精力应对危险。
       这种药草我是听说过的,就跟闷油瓶之前嚼烟草是一个道理,那确实对身体没有什么危害。不过每个人体质不同,而且第一次吃肯定跟经常吃效果也不同。
       没多久,我就感到整个人都兴奋异常,特别想大吼大叫上蹿下跳的,很想胖揍黑瞎子一顿,又觉得打不过他,就憋得难受。胖子的反应就很好笑了,像磕了猫薄荷的猫,做饭的时候都跟跳舞似的。
       以后再吃黑瞎子带回来的东西我他妈的就不姓吴。

       饭菜出锅的时候,闷油瓶也回来了。
       一人搬两箱酒,一点不费劲,不过路途比较远,他也得喘口气喝口水。结果一个没留意,他就一口喝光了我跟胖子中招的那杯。
       世界一下安静了,我们全都看向他。
       闷油瓶皱了皱眉,那药草其实没什么味道,但还是被他喝了出来,他看向我:“泡过什么?”
我指着黑瞎子:“他带回来的,兴奋剂。不过我也喝了,好像没屁事。”
       闷油瓶把杯子放下,看了一眼瞎子,又看向我:“以后别喝了。”说着就去帮胖子端菜。
       我跟黑瞎子对视一眼,黑瞎子耸了耸肩:“我就说正常人喝了都没事,你跟那胖子比较敏感。”
       我心说放屁,张起灵是正常人?
       不过其实我有点期待闷油瓶中招,如果他做出类似胖子的那种反应,我肯定能笑出声。
       闷油瓶一直没反应,虽然没人说,但看得出每个人都多少有些遗憾。

       吃年夜饭之前,胖子说要去放鞭炮。
       村里没有城里那么多规定,鞭炮随便放,他特地买了各种不同类型的,都是好几千响的,还有那种响声特别巨大的,得捂着耳朵听,否则震得脑子嗡嗡响。
       隔壁大妈对我们放鞭炮相当有意见,说她家里的鸡胆子都被我们的鞭炮吓破了,好几天不生蛋。
       这似乎就是胖子的目的,胖子专门对着她家放。
       放了好半天,突然有一个很粗的那种会先炸一下再冲到天上炸响的哑火了。
       “是不是没点着?”胖子问。
       我心说不能够啊,这是我点的,明明点着了,这又没风。
       想着我就上前去看,就见这炮仗的引线缠了两圈,就在我准备伸手再点的时候,火突然又着起来了,而且迅速地开始烧。
       我哇的一声,心说他妈的大意了,这玩意要炸了,连忙往后退。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动呢,耳旁突然一阵劲风,就见闷油瓶一个闪身冲到我面前,飞起一脚就把那个炮仗踢向空中。
       这几乎就发生在眨个眼睛那么短的时间里,接着就听见空中一声巨响,接着又一声巨响。
       这个炮仗比之前所有的都飞得更高,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闷油瓶,心中惊叹他这一脚是攒了多大的劲。
       再看闷油瓶,他轻轻舒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猛地想起了他喝下去的那一整杯“兴奋剂”,我跟胖子只喝了一口就反应很大,他喝了整整一杯,难道他其实身体是有反应的,只是一直憋着?刚刚这一脚踢出去才释放了一些?
       我愣愣地看着他,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老大,你没事吧?”
       闷油瓶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腕,他的手掌居然很热,闷油瓶看着我,眼神不太友好:“没、事。”

       我十分怀疑,这药草不太正经,有的人服用后有劲没处撒,一直憋着后果非常可怕。
       以后再让老子看到,一把火烧光!


End~

祝大家狗年大吉!!!汪汪汪!!!

评论

热度(1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