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金主01(金主瓶x大学生邪·短甜)

西山啾啾:

天一下子就冷了起来,中午还只是灰蒙蒙的,傍晚时吴邪下课出来,天空已经飘起了雪。他只穿了件加绒的卫衣,脖子和手全露在外面,风大,他抱着书从校园里穿行而出,冻得耳朵都红了。胖子从后面猫过来,冲着他后背就是一巴掌:“你小子跑的也忒快了!”


吴邪没有提防,书和笔掉了一地。他的手已经冻僵了,弯腰捡东西全不利落,最后还是胖子帮他捡的。胖子问他:“要不要去我寝室拿件衣服先穿着?”


吴邪摇头,一张口全是白雾,天冷成这样,应该是可以期待的:“不了,我家里人会来接我。”


胖子跟他并肩往外走:“还是你那个叔?”


吴邪匆匆点了下头,嘴唇抿了抿,像是在偷笑。




他们在食堂门口分道扬镳。天黑的快,吴邪怕看不清,剩下的路都是用跑的,雪天路滑,还差点摔了一跤。远远看见张起灵的专车,他的心一下子就定了,把书抱在怀里,转跑为快走的朝那辆车去。


司机帮他开的门。张起灵坐在后排,膝盖上放了一台电脑,似乎还在办公,见到他只是点了点头,又飞快的敲了段什么,才合上电脑。


吴邪很开心地坐到他身边:“张先生等急了吧?”


张起灵摸了摸他的手:“还好。”比了个手势,示意司机把暖气打高一点。其实车里已经很暖了,但吴邪还是搓着手和耳朵,一副冻得不得了的样子。张起灵把电脑放到脚边,对他挥挥手。吴邪立刻就贴了过去。张起灵身上只穿了一件紧身毛衣,吴邪靠在他身上时,几乎能感觉到柔软面料之下紧实的肌肉,他悄悄把手放到张起灵大腿上,见金主没有什么表情,又慢慢往上摸了摸。手指扒着皮带碰到他小腹时,张起灵挑眉看了他一眼,吴邪有点摸不准他的意思,手僵在那里,不知道要不要拿走。


可金主并没有别的表示,只是揉了揉他耳朵,便闭目养神起来。




回家之前张起灵先带他去餐厅吃饭,距离张起灵上次来找他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期间吴邪几次三番想给他发短信,但又没这个胆——以张起灵的身份,包养情人肯定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他不过是那些人之一,没有资格和立场去干预金主的生活。于是只能成天在社会新闻上找金主的影子,照片经常能看到,但都没有本人好看。


三心二意的吃了会,张起灵便发现了:“不合胃口?”


吴邪摇摇头,赶忙把自己那份吃完了。饭后还有甜点,据说是这家餐厅从法国新请的甜品师做的,颇受小孩子和女士的喜欢。吴邪尝了一点,感觉淡奶油在嘴里化开的味道不坏,犹豫了一下,用了把新勺子,挖了一块递到张起灵嘴边。


金主没有动。吴邪知道他一向不爱吃甜的,讪讪地收回手自己吃了,又挖了一块时,张起灵却发了话:“给我尝尝。”


他难得开口,吴邪十分惊喜,忙把那一勺送了过去,看他吃了就忍不住高兴,连带着觉得剩下的都更好吃了些。




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了。下车之后张起灵把自己的大衣裹到吴邪身上,吴邪推了几下,便被金主搂住肩膀往家里带。张起灵大概有点累了,回去之后也没休息,径直去楼上洗澡。吴邪略收拾了一下,也跟着上去了。他在浴室门口站了半天,里面持续不断的水声撩拨的他心里发痒,到底忍不住,敲了敲门。


里面的声音被水声弄的模糊不清:“什么事?”


吴邪鼓足勇气道:“我来帮张先生擦背。”


水声停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响起:“嗯。”


吴邪迅速脱掉身上的厚衣服,想了想,裤子也脱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内裤,心情很紧张地往里走。




手推车




这句话冷淡的要命,吴邪心里一下子就委屈了,但也不敢跟金主耍脾气,“哦”了一声,很低落的下了楼,去另一个浴室匆匆洗了个澡。




睡觉时吴邪只穿了一条内裤,他洗完就上床了,反倒是张起灵,过了很久才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帮他把被子拉到肩膀上,示意他关灯。吴邪睡不着,在黑暗里翻了两下身。金主可能是觉得吵了,一勾手,把他揽到自己怀里,嘴唇贴着他额头,不让他乱动。张起灵没穿上衣,吴邪跟他赤身贴了会儿,身上就热了,他小心地环上张起灵的腰,用了一点鼻音叫他:“张先生。”


张起灵随意嗯了一声,吴邪看他态度像是纵容,胆子也大了点,用膝盖轻轻摩擦在他两腿之间,那里是硬的:“张先生,不想要我么?”


吴邪贴的近,感觉的到张起灵喉头动了动,搂着他的怀抱随即也紧了紧,这个信号给了他一点底气,他把自己往张起灵那贴了贴,仰头去找金主的嘴,嘴唇才一碰到就被张起灵制住了。


金主的声音像是在克制着什么:“你明天还有课,乖一点。”






评论

热度(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