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金主03(金主瓶x大学生邪·短甜)

西山啾啾:

本章有手推车


03




张起灵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衫,脖子露在外面,被风吹得有点红。吴邪记得他出差的地方是个南方城市,穿这么少,大概是一下飞机就赶了过来。


吴邪心里一阵感动,先前因为金主“无差别对待”产生的郁闷之情一扫而空,看他还系着领带,自己过来给他解了,动作不利落,手背在他脖颈上磨磨蹭蹭,很有一点缠绵的意味。张起灵双手环着他的腰,头低的快要亲到他脸上了:“昨天找我?”


吴邪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有点不知所措:“没什么事……”看张起灵的表情也不像是真要问他,忽然就明白了,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张先生,新年快乐。”


他才一退开张起灵就扶着他的后颈亲了回去。


久违的深吻。吴邪被他亲的全无招架之力,感觉搂着自己的那只手掀开了下衣摆,轻轻柔柔地穿进去,抚摸他赤裸的后背,整个人顿时就像是过了电一般。


分开时两个人的嘴唇都红红的,吴邪身体发软,只能腻在金主身上:“张先生,我站不住了。”


张起灵看起来心情很好,目光都带着笑意,搂着他道:“不穿鞋?”


他不在的时候吴邪一向打扮的很随意,因为心情欠佳,一件睡衣皱皱巴巴的穿了好几天,昨天更是连澡都没洗,闻言一下子就不自在了,两只光着的脚叠在一起,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乱糟糟的:“在楼上,我这就去穿。”


谁知道金主居然一下子把他抱了起来,双手托着他的屁股,发话道:“搂好。”


吴邪受宠若惊,赶忙把腿缠在他腰上,搂着他脖子被他抱着走,过程里吴邪一直在看他,觉得他今天有点不一样。就这么上了几阶,张起灵开口了:“看什么?”


吴邪咬了咬下唇,试探道:“张先生,您喝酒了?”


那边默了一默:“喝了一点。”


吴邪这下就明白了,见金主心情好,他胆子也大了点,放心的完全搂住他。张起灵虽然号称喝了酒,但步履稳的不行,只有在快到床上的时候,似乎踉跄了一下,结果两个人叠在一起摔到柔软的被子上。


吴邪在下面,后背硌在钢笔上,他是被压的那个,顿时疼的皱了眉。张起灵立刻就察觉到了,把他拉坐起来给他揉了揉:“怎么了?”




床上散着吴邪先前做的就业咨询会的笔记,早起无聊,他躺在床上写写画画的又理了一遍。


他也就疼了一下,缓过来之后就好了:“没事没事。”


后面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张起灵拿起了他的笔记本。吴邪看他一页页翻看着,心里忐忑的不行,站在一边手心都冒出了汗。张起灵一向不喜欢他提工作的事,难得今天气氛好,被这个事破坏了划不来。张起灵看完之后没说话,把钢笔别在笔记本上,给他放到了床头柜抽屉里。


吴邪嗫嚅道:“张先生……”


金主没理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吴邪一看他这个动作心就凉了,想要挽留,但根本不敢说出口。


张起灵道:“去换身衣服。”


吴邪没反应过来,手指还缠在一起:“啊?”


张起灵弯腰把他的拖鞋拿过来:“带你吃饭。”




直到坐到车上吴邪都没回过劲来,出门前连围巾都是张起灵帮戴的。金主全程闭目养神,吴邪犹豫了一下,慢慢靠到他肩膀上,手在他大腿旁磨磨蹭蹭的,最后把金主弄烦了,一把抓了过来,到下车都没有松开。


他们去的是张起灵第一次带他出来时,去过的餐厅,以前一向人满为患,今天节庆日,居然还能有空的包厢,位置还很不错,窗户边正对着临江的摩天轮,整座城市的夜景都在脚下。吴邪原本想坐到张起灵身边,但金主已经示意服务生给他拉开了对面的位置,他只好坐过去。


吴邪看了一会窗外,忽然想起什么:“这个位置……是第一次坐过的那个?”


张起灵点了下头。


吴邪再迟钝也懂了,先前那种满足感成倍的涌了回来,他说不出,便赶在服务生动手前给张起灵倒了红酒。包厢里的灯光昏暗,这种朦朦胧胧的氛围下看人,比平常都要好看,吴邪偶尔一抬头,目光都能跟张起灵的撞在一起。


吃到一半张起灵推了个礼盒过来,吴邪打开看了,是一块表,往张起灵手腕上看了看,好像是同款。


只听张起灵道:“找工作得打扮正式点。”


这句话的意义比手表本身要难得的多,吴邪笑容藏不住了,连声道:“谢谢张先生。”




一顿饭的工夫,张起灵的手机亮了十几下,都是微信,他一概没理,快要吃完时有个电话打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又看看吴邪,便起身去外面接电话。吴邪一口牛排咬在嘴里,忽然没了滋味,目送着他打电话的背影,无数个念头涌了上来。


这样的日子,想要献好卖乖的肯定不止自己,就算都是情人,受宠的程度也有不同,来电话的这个,大概要多一点的。他忍不住想起了去年新年,那时他才跟了金主不到一个月,原本正该是有新鲜劲的时候,但张起灵也没多宠他,被包养后只来过几次,问他住的习不习惯,有没有需要的东西,有时候带他出去玩,但把人送回来就算了,从没留下来过过夜。新年那天也只来吃了个饭就走了,大概是要去陪别人。


今年是轮到了自己,明年又不知道是谁了。


张起灵一个电话打了两分钟,回来时吴邪已经喝完了半瓶红酒,张起灵拿起红酒瓶时楞了一下,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吴邪在金主面前一向表现乖巧,今天也是晕了头,居然流露出了负面情绪,酒劲还没上来,他脑子还是清醒的,讪讪笑了一下:“有点渴。”


张起灵示意服务生把红酒瓶拿下去,又给他点了份热汤,看他老老实实喝完,才说:“走了。”




红酒后劲大,吴邪又从没酗过酒,回去的路上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被金主搂在怀里才没倒下。下车时脚步虚浮,几次差点滑倒。撑到家里,连站都站不直了,勉强对张起灵笑了笑:“张先生,我去洗澡了。”


张起灵把他送到浴室门口。门一关,吴邪便胡乱把自己扒光了,站在淋浴下冲了一会儿,一路上挥之不去的恶心感再一次上涌,冲到马桶边时还摔了一跤,他跪在那里吐了个昏天黑地。耳边听见浴室的门一开,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


张起灵看了一眼里面的景象,唇抿的很紧,一语不发地蹲到吴邪旁边替他拍背。吴邪缓过劲来还想强撑一下,摆手道:“谢谢张先生,我没事……”


话还没说完就被张起灵扶到淋浴下,水一开吴邪就没办法说话了。看见金主的衣服都没脱,身上那些只能干洗的衣服瞬间就湿了个透,暗自替他心疼。张起灵拿花洒把吴邪里里外外洗了个遍,捞出一块大浴巾,把他兜头抱住,抱到床上去了。


吴邪全程都是闭着眼的,抱着他的手很稳,一点怕的感觉都没有。唯有到了床上,他感觉自己被人重重一搁,震的脑仁疼,不舒服的呻吟了两声,又被人搂了起来,喂了一点温水。


张起灵捧着他的脸问:“好点没?”


他的声音比平常温柔的多,吴邪睁开眼睛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搂着他脖子吻了过去。他没什么力气,吻了一会儿就停下了,看着张起灵,眼睛里雾蒙蒙的:“张先生,明年还陪我过年可以么?”


张起灵看了他很久,才回道:“你醉了。”吴邪笑了一下,在他怀里咕哝了一句,张起灵凑近了才听见,他说的是“醉了才敢说。”




手推车




评论

热度(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