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微澜

一些小爱好

金主07(金主瓶x大学生邪)

西山啾啾:

07


隔天吴邪睡到中午才起,可能是前一晚才发泄过,睡醒后虽然有点头疼,但整个人感觉很轻松。见大家要闹要玩游戏,也参与进去了,他今天运气好,玩什么都给力,没一会儿就把苏万赢的哭着抱他大腿,耳边听妹子们说“早上看见昨天那个很帅的老板”之类,心里忽然就通透了,昨天张起灵不承认才是保护自己,不然和同学们的相处哪能像现在这么轻松?


想清楚之后心里的压抑感一扫而空,中午连胃口都好了些,回程的路上就一直在想,等见了张起灵还是得谢谢他,不过他应该也不会在意,他帮自己的事太多,谢是谢不完的。


谁知这次金主居然连着两个星期都没露面——以前当然也有过,但人不来电话总会有一两个,像这样彻底消失还是第一次。吴邪不知道他是出差去了还是工作太忙顾不上,几次想给他的助理打电话,又怕问多了让金主知道,惹他不高兴。浑浑噩噩过了十几天,吃晚饭的时候他看到个xin闻,说是本市查feng了一家高idai公司,可能是牵扯出来的事件太多,新wen里语焉不详,但吴邪一下子就认出这是焦老板的产业。


焦老板算是本市的地toushe了,这些年来他坏事做尽,但靠着那些不正当gou当建起的人脉,尤能屹立不倒。这次显然是有人故意在整他,而且来头不小,所以他那些人脉保他不住。虽然没彻底扳倒他本人,但也让他吃了大苦头,短期内他肯定不敢再露面。


吴邪有一种直觉,这件事八成是金主的手笔。


因为遇到的人是张起灵,吴邪对焦老板的感情很复杂,恨的一定有的,但有时候转念一想,如果没他牵线,自己跟金主也走不到一起去。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毕竟不会人人跟他一样走运。关掉电视之后,心里就只剩下暗爽。


同时他又意识到一件事,先前在温泉酒店出现的状况,让张起灵生气了。这半个月不是金主贵人事忙,而是把自己打入冷宫了。




吴邪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到底坐不住,掏出手机给张起灵本人打了个电话,耳边听着单调的接通音,心里预演着待会儿要怎么跟金主说,他没有那些哄人的手段,只能希望金主对自己还有点兴趣,等把人哄来了自己再乖一点,也许这个事就过去了。


然而他心里想的那些词全没用上,回过神来时,电话已经自动挂断了。吴邪背心都出了汗,手忙脚乱地又去拨打张起灵助理的电话,那边倒是接的快,听他说想找张起灵,就告诉他,张总在参加一个饭局,没有带手机,问他有事么?


吴邪木在那里,也不知道该不该放心,听那边又问了一声,习惯成自然道:“没事,我没什么事。”


这次张起灵的助理没有客气的说好,吴邪也没有先挂电话的习惯,两边同时沉默了一下,最后电话那头问:“请吴先生不要怪我冒昧,您是跟张总吵架了么?他最近心情一直不好,您有什么话我都可以代为转达。”


吴邪完全想不出张起灵生气的样子,听他这么说,还有点犯迷糊,心想我怎么敢跟他吵?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说了倒像是自己心里真有火,碍于身份,无从发作。


吴邪犹豫再三:“那麻烦你告诉张先生,请他没事的时候来看看我。”那边立刻就应下了。




挂了电话之后吴邪又发了一会儿呆,越想越觉得助理的话好笑。草草吃完剩下的饭,又把桌子收拾干净,擦桌子的时候还在想,张起灵今晚既然有饭局,估计是来不了,本来还想换身衣服,也懒得弄了。没精打采的抱着电脑往沙发上一靠,做了会儿小组作业,感觉实在没什么思路,便把电脑放到一边,歪躺在一边睡觉。


他睡的浅,开门声一响就醒了,人还在犯晕,也没立刻迎上去,直到来人走过来才彻底清醒,一看到脸,惊喜的声音都变了:“张先生!您不是还是饭局么?怎么现在就来了!”


张起灵精神不太好,身上酒气很重,可能是喝多了,随手把大衣递给他:“路过,顺便来看看。”


吴邪也不管他是真路过还是假路过,总之人过来就已经给足自己面子了,帮他把衣服挂好,又给他泡茶,张起灵喝了一点,仰头靠在沙发上,看起来真的醉的不轻。吴邪看的有点心疼,坐在他旁边问:“张先生,您要不要去床上睡?”




摇摇车




吴邪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他看金主把大衣从衣架上拿下来,今晚气氛坏成这样,他也没有挽留的勇气。张起灵把大衣搭在臂弯上,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吴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反应过来之后就给了自己两下子。他懊恼的从地上拾起手机,这时才看到上面的未读短信,是张起灵的助理发来的:吴先生,张总已经过去了。


时间是他给张起灵助理打完电话的十分钟后。


吴邪愣了愣,一下子站了起来,衣服也顾不得穿,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评论

热度(738)